来自 战役回顾 2019-05-11 01:3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038.com > 战役回顾 > 正文

历史上的五大战神为国开疆辟土结局却引人深思

  一个人在优秀的路上走多远,不仅仅取决于他的才干或天赋,还有更多不可控的因素,它们或好或坏,都会成为你身上难以磨灭的印记。

  白起是战国时期的名将,担任秦国将领30余年,攻城70余座,歼灭近百万敌军,未尝一败。

  代表战役有伊阙之战、鄢郢之战和长平之战,其中长平之战是白起从军生涯的高亮时期,最终却成为了他的催命符。

  伊阙之战,秦国兵力虽不及韩、魏联军一半,身为主将的白起却利用两国想保留实力、互相推诿、不肯先战的心理弱点,取得大胜。

  鄢郢之战,白起率军万人攻取楚国沿岸重镇时,利用蛮河天然的地理优势,修筑长渠灌注鄢城,致使鄢城东北角溃破,城中军民被淹死数十万。次年,白起又攻陷楚国国都都郢,烧毁其先王陵墓夷陵,致楚顷襄王迁都于陈自保。

  长平之战,白起率秦军佯装战败溃退,赵军追击之时,白起派突袭部队截断赵军后路,又命骑兵部队将赵军主力分割成两只孤立的部队,同时切断赵军的粮道,致使赵军主力断粮四十六日。

  士兵们相互残杀为食,赵军主将赵括突围不成反被乱箭射死,赵国士兵40万向秦投降。恐生事端,白起竟命手下将赵国降兵全部杀死,只留下年纪尚小的士兵240人放回赵国报信。

  战后,赵国举国悲痛,白起欲乘胜追击、一举歼灭赵国,秦昭襄王却听从了范雎的建议,答应韩国割让六座城池并休战的条件,岂料赵国违约与东方诸国联合对付秦国。

  此一时,彼一时。白起向秦王分析了一通局势,劝说秦王不应在此时攻打赵国。秦王不听。果然惨败。于是,秦王派范雎请白起领兵出战,被白起一串车轱辘话“怼”了回去。

  这件事让秦王和白起结下了梁子,前方秦军战败的消息接踵而至,秦王震怒之下,命人驱逐白起,后又听信了范雎的谗言,赐白起自尽。

  临死前,白起仰天长叹:“我本来就该死。长平之战赵国投降的士兵有几十万人,我用欺诈之术把他们全都活埋了,这足够死罪了。”随即举剑自刎……

  正所谓“言兵莫过孙武,用兵莫过韩信”,他为我们留下了许多著名战例和策略。

  井陉之战,韩信以三万精兵击败号称二十万人的赵军,利用的是赵军主帅陈余轻敌之心。

  韩信摆下“兵家大忌”的背水阵,鼓吹本军将士奋勇作战以求死里逃生,并另调轻骑暗中夺取赵军军营。赵军想回营稍作歇息之际,惊见本营插满汉军旗帜,以为大势已去,一哄而散。最终,赵军大败,陈余被斩。

  楚汉两军决战垓下,汉军以韩信率军居中,将军孔熙为左翼、陈贺为右翼,刘邦率部跟进,将军周勃断后。韩信挥军进攻失利,引兵后退,命左、右翼军继续攻击。楚军迎战不利,韩信再挥军反击。

  楚军大败,退入壁垒坚守,被汉军重重包围。楚军屡战不胜,兵疲食尽。韩信(一说张良)命汉军士卒夜唱楚歌,歌云:“人心都向楚,天下已属刘;韩信屯垓下,要斩霸王头”致使楚军士卒思乡厌战,军心瓦解,韩信乘势进攻,楚军大败,十万军队被全歼,项羽逃至东城自刎而死。

  奈何,韩信军事天赋虽高,保身之道不足。汉朝建立后,韩信势力被一再削弱,贬为淮阴侯;最后韩信被吕雉及萧何骗入宫内,诬以谋反之名处死于长乐宫钟室。

  霍去病是天才型将领,早年间跟随舅舅卫青出征,率领800骁骑深入敌境数百里,把匈奴兵杀得四散逃窜,杀死了匈奴二千余人,俘虏单于的叔父,斩杀单于的祖父。获封冠军侯,那时他才18岁!

  河西战役,霍去病率1万骠骑,6天中转战西域5国,越过了焉支山1,000多里后重创匈奴,歼敌近9,000人。同年夏天,霍去病孤军深入,到达祁连山,杀敌30,000余,自此,汉朝完全控制了河西地区。

  漠北之战,霍去病率军东出代郡,行军2,000里,大败左贤王,歼敌七万余人,左贤王部几乎全军覆没。此战,霍去病封狼居胥山以祭天,禅姑衍山以祭地,得瀚海(贝加尔湖)而班师。后来,“封狼居胥”逐渐演变为成语,成为华夏民族武将的最高荣誉之一。

  唐初,各方势力蠢蠢欲动,若不是大唐第一战神李靖,李唐王朝不会在短短数年之内,一跃成为东方霸主。

  李靖原为隋将,后效力于李唐。他善于用兵,长于谋略,南平萧铣、辅公祏,北灭东突厥,西破吐谷浑,为唐王朝立下赫赫战功。至于他究竟优秀在哪里,我们不妨通过唐平萧铣之战,一窥究竟:

  当时,李靖辅佐李孝恭东征萧铣,正值三峡长江汛期,自然条件恶劣。李靖料定萧铣轻敌松懈,故意反其道而行,乘水涨之势,大破敌军,俘获舟舰四百余艘。

  如何处置俘获的舟舰,李靖的举动大大出乎旁人预料,他下令将俘获的舟舰弃于江中,任其顺江漂流而下。旁人不解,李靖解释道:“放弃舟舰,使塞江下,援兵见到了,一定以为江陵已经被攻破,不敢轻易进去,往来侦察,往返拖延要一个月,我们一定能攻下。”

  李靖的疑兵之计果然奏效,敌军援兵赶到时疑惧不前,交州刺史丘和、长史高士廉等将赴江陵朝见,在行进途中听说萧铣已败,便都到唐军营中投降。

  唐军把江陵围得水泄不通,萧铣见内外隔绝,外无援兵,城内又难以支持,走投无路,遂开门投降唐军。

  这场战役与唐灭辅公祏之战,奠定了李靖在唐朝的战神地位,唐太宗李渊赞叹道:“李靖乃萧铣、辅公祏的膏肓之病,古代名将韩信、白起、卫青、霍去病,没有一个能比得上李靖!”

  李靖的一生比较圆满,是少数几位得以善终的军事将领,一直活到79岁高龄,病逝。

  他率领10万余人的蒙古大军,征服地域西达中亚、东欧的黑海海滨,约30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是任何一个王朝国土面积的两倍以上。

  合兰真沙陀之战,铁木真遭义父汪罕算计,这是铁木真经历的最为惨烈的一仗,只剩下19人随他败走巴勒渚纳湖。

  躲藏期间,铁木真故意向草原上被驱散的部众们发出反攻计划的消息,并且公布了包含有神奇野马现身传闻的所有细节。这招妙计效果出乎意料,他的军队在整个草原上重新集聚起来了。有些曾是汪罕忠诚追随者的铁木真的亲戚,也赶来投奔铁木真。

  正在汪罕自信可以除掉铁木真时,后者的部队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汪罕的营地,经过接下来的三天鏖战,铁木真的军队吞没了汪罕的军队。

  年近六十的他率蒙古军队轻装上阵,在没有补给供应的情况下,横跨了沙漠。通过夺取布哈拉邻近的几个小城镇,他让恐惧和绝望弥漫在布哈拉上空,城内两万名士兵赶在蒙古主力军队到达前,四处逃散,仅有五百名士兵留下来守城。

  结果,布哈拉不攻自破,城内的平民投降了,铁木真将降服者视作自己的部属,授予他们蒙古人的保护……

  据说,当生命走向尽头,年近七十的铁木真在营帐内的床上去世,正如他出生时一样。

  著名蒙元史专家,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人类学博士,第一位从蒙古成吉思汗大学获得人类学荣誉博士学位的学者。曾为美国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麦卡利斯特学院人类学教授。2013年退休后,正式迁居蒙古,开展对蒙古帝国历史更深入的研究。

  《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是著名蒙元史专家杰克•威泽弗德历经18年打磨的力作,从全球视野和人类学的独特视角,展示了一种不同于纯粹历史学者或一般传记作家笔下的成吉思汗形象和蒙元帝国时代。

  ☆ 将中国史置于全球史之中重新理解中国的形成以独特的叙事方式展现大转向时代的欧亚巨变

  本书是蒙元史研究领域中的一部重量级作品,是作者在研究、思考中国政区地理版图的多元性、民族心理文化的整体性与蒙元历史的紧密联系的基础上,通过深入研究文献和实地考察而写成。

  作者意识到“中国”作为一个整体概念刚出现的历史早期,本不包括一些非华夏地区,如西藏、新疆以及长城以北的草原。究竟是什么力量将这些部分连接为一体?如果你想理解今日中国的政治一体性、版图形态和民族心理,必须从成吉思汗及其继承者建立并维护的蒙元帝国开始。

  书中主要讲述了成吉思汗将松散的草原部落联盟塑造为一个帝国的奋斗历程,和他最重要的继承者忽必烈汗对整个传统中国地区的征服和进一步的版图扩张,以及这一过程中在沿袭和扩展汉唐传统的中央集权专制君主官僚制模式基础上,充分调动源于内亚边疆帝国国家建构模式的政治及政治文化资源,对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等所进行的一系列调整和塑造;揭示了成吉思汗和他创立的蒙元帝国对今日中国之形成的巨大影响。

https://www.africaworld.net/zhanyihuigu/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