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战役回顾 2019-05-11 01:3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038.com > 战役回顾 > 正文

通城——红色政权第一县

  1927年8月20日,通城农民自卫军在罗荣桓等同志的领导下,智取通城县城,作为鄂南武装暴动的一部分,打响了秋收暴动第一枪。这是党的“八七”会议后,中国领导的首次农民武装暴动,向反动派打响的第一枪。从而,拉开了中国武装夺取政权的序幕。

  通城县位于湘鄂赣三省交界处,这里群山环抱,关隘众多,历为兵家必争之地。从1925年通城建立中共党组织到1949年的艰苦岁月里,通城革命运动风起云涌,革命斗争波澜壮阔。土地革命时期,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董必武、彭德怀、罗荣桓、陈寿昌、傅秋涛、钟期光、江渭清、秦化龙等,在这里领导浴血奋战,通城人民为革命前赴后继,作出了重大牺牲,留下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汪精卫亦公开叛变革命,导致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中国向何处去?8月7日,中国在武汉召开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会议,提出了武装夺取政权,开展土地革命的方针。

  八七会议后,在武汉大学读书的罗荣桓受当时湖北省委委派,到崇阳、通城组织农动。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陈列着1938年11月,由罗荣桓亲笔填写的一份由中央组织部调查统计科印制的《党员登记表》。在该表“参加革命斗争小史”栏中,有罗荣桓从事农运和参加通城暴动经历:

  【“1926年冬,因我参加农村工作,结合在外读书的学生,进行农村青年群众的组织,参加打土豪……,春天加入C.Y,随转入党,分配到鄂南参加农村与通城的暴动。”】

  当时的通城革命力量较强,1925年,在湖北省立第一师范就读的赵世当加入了中国,成为通城县第一名员,同年,受董必武派遣,回到通城秘密发展党员,建立了党组织。

  1925年11月,通城县第一个党小组在中塅黄家边成立,1926年8月,通城建立第一个中共支部---马港支部。至1927年,中共通城县委下辖党支部9个,党员240人。全县有农会会员2万余人,建立了一支近 1500人的农民自卫军,且有大批武器。更为重要的是通城政权掌握在时任国民政府县长的员王武扬手中,暴动条件成熟。

  1927年7月下旬,正在武昌中山大学理学院读书的罗荣桓,受中共湖北省委派遣到通城领导农民暴动。

  罗荣桓到通城后,即与王武扬联系,成立暴动委员会,并深入农村宣传“八七”会议精神,发动群众,组织训练农民自卫军。

  8月20日,受十三军压迫南下的员、原崇阳县团防局长叶重开与罗荣桓、王武扬智取通城县城,打响了大革命失败后农民秋收暴动第一枪。下午,召开崇、通农民自卫军成立大会。总指挥王武扬,党代表罗荣桓。

  1927年9月28日《汉口民国日报》有关通城秋暴的报道。这份报道清楚地介绍了通城秋暴主要领导人的姓名、籍贯、职务。

  【昨据通城间谍回报,以该县重要伪职人员披露如下:共产自卫军总指挥王武扬、安徽祁门人,前通城县长;总参谋长刘基宋,贵州贵阳人,第六军已(yi)革营长;第一大队长肖力,湖南人,第六军已革排长;政治指导员王文安,通城县党部执委;秘书汪玉棠,黄梅人,省党部特派员;主席朱春山,随县人,省农协特派员;黄子端(duan),江西宜丰人,王武扬内兄;谭梓生,安徽旌德人,前民政股长;军需长王嘉瑞,安徽祁门人,前财政股长;第二大队长叶重开,崇阳人。】

  这是民国十八年七月通城县续楚珩《呈请湖北省政府方令饬通城县司法公署严办共犯王文安案由》的记载。文中清楚地指出通城秋收暴动成立的红色政权的名字是:通城县劳农政府。

  【民邑首领王文安……。民16年与共党赵世当等勾结湖南平江、江西修水、湖北崇阳等县在民县组织劳农政府……。】

  通城1927年8月21日,通过农民代表大会,成立了通城县劳农政府,政府主席朱春山,副主席黄子瑞、谭梓生,秘书长汪玉棠。

  通城“八二〇”秋收暴动,在《湖北省革命历史文件汇集》《中共湖北省委关于湖北农民暴动经过之报告》中有这样的记载:“(一)通城已取得政权,县长表现很好。”

  通城县劳农政府成立后,在全县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运动。同年8月31日,通山县成立工农兵政府委员会;11月1日,江苏宜兴成立工农兵苏维埃政府;11月13日,湖北黄安暴动,18日,成立黄安农民政府;11月中下旬,广东的海丰、陆丰举行暴动,分别成立县苏维埃政府;11月底,湘赣边界的茶陵、遂宁、宁冈农民暴动,先后成立工农兵政府。

  从历史的过程来说,1927年的秋收起义,最早还是以通城为代表的秋收暴动,打响了全国秋暴的第一枪。

  通城如火如荼的秋收暴动,揭开了中央统一部署的“两湖”暴动的序幕,引起了反动派恐慌。十三军迅速向通城疯狂扑来。

  为了保存革命力量,9月4日凌晨,罗荣桓、王武扬率农民自卫军和县劳农政府向鄂赣边界转移,途径麦市时遭到别人夹击,仅剩100多人后参加了湘赣边界领导的秋收起义。三湾改编时毛主席借鉴通城自卫军设立党代表的经验,决定将支部建在连上。

  1928年1月1日,中共湖北省委在《关于赤色革命宣传周宣传提纲》中,将通城秋暴、二七大罢工、收回英租界、黄麻起义定为湖北四大光荣。

  1930年9月30日,周恩来主持召开中共扩大会议,在会上所作的《目前红军的中心任务及几个根本问题的报告和结论》中指出:现在红军所在的主要区域,“第一是:北从通城南达赣州”

  1930年7月,党中央决定以湘鄂赣边独立师和红五军第一纵队为主,与平江、通城、修水等各县赤卫队合编成红十六军,属红三军团。

  1931年2月,经湘鄂赣边境特委批准,在黄袍荻田黄家祠堂召开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选举产生通城县苏维埃政府。

  1931年8月,中共湘北工作委员会在大港冲泥塘屋召开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湘北通城县苏维埃政府。

  1934年1月,湘鄂赣省委派秘书长钟期光组建湘鄂边中心县委,成立中心县苏维埃政府。

  1933年7月,红十六军与红八军、红十八军编成红六军团,红十六军缩编为第十六师,属湘鄂赣省委和湘鄂赣省军区。

  1931—1934年,是通城苏区全盛时期,苏区面积占全县五分之四以上。先后建立10多个县级、中心县级党政组织。成立宣传部、文化部、文化教育委员会等专门机构。1931年,苏区设有工农兵银行,发行苏维埃纸币、银币、铜币。1932年,湘鄂赣省苏维埃政府财政部发行纸币“流通卷”,有壹角、贰角、壹圆3种。分别在黄袍山和药姑山建立红军医院、红军小型兵工厂、军用被服厂、铁木厂等,打造梭镖、匕首、马刀、鸟枪、独子枪、檀木炮、罐子炮、手榴弹,生产被服、袜子等。

  通城苏区不仅把湘鄂赣苏区连成一片,而且为湘鄂赣省委、省苏维埃提供了大量的兵源和财源。通城苏区红九大队、独立营、独立团、湘北游击大队、湘北独立团等革命武装,在战斗中锻炼成长,为苏区的诞生、发展起到骨干作用,为主力红军兵员、作战起到补充、协调作用。在反动派历次对湘鄂赣苏区的“围剿”中,通城苏区压力尤重。但是苏区人民在党的领导下,不断粉碎敌人的阴谋,为保卫湘鄂赣苏区作出了重大贡献和巨大牺牲。

  这是塘湖镇的红河烈士纪念碑,1931年11月,部队3个营和地主武装千余人,大举进攻黄袍苏区,在白水岩搜出隐藏的百余名红军战士和群众。

  1983年,原湖北省副省长林少南到白水岩烈士纪念碑视察,为了寄托对死难烈士的哀思,林省长将白水岩更名为红河。

  这里是位于北港镇的袁太安烈士墓。袁太安是通城县北港镇雁门村人。1925年参加赤卫队,1930年转入红十六师,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

  1931年4月,袁太安率部队从湖南平江到通城药姑山执行任务,中途经过县城九眼桥时,因叛徒出卖,遭遇伏击。因寡不敌众,袁太安连人带马跌落桥底,被杀害,年仅28岁。

  药姑山楠竹沟,1932年4月,红十六师在这里建立红军医院。医院有7座竹棚,10多个医务人员。

  1934年7月,由于叛徒出卖,湖北通城北港保安中队和湖南詹桥保安团联合偷袭了红军医院,血洗大港冲,红军医院有100余伤病员和医护人员全部殉难,敌人把他们的左耳割下来邀功领赏。后人以“割耳坡”来命名这个地方,纪念这些殉难的革命烈士。

  1933年7月,红军医院迁至大溪大门坳。在大门坳红军医院旧址旁埋葬着陈寿昌烈士的遗骨。1934年11月21日,时任湘鄂赣省委书记兼省军区和红十六师政委的陈寿昌率红十六师主力在通城守仙洞与崇阳老虎洞界首——老鸦尖与33师遭遇。

  激战中,陈寿昌右膝盖中弹,身受重伤。苏区保卫局长明安楼将他秘密转移到通城大溪大门坳红军医院。11月23日,陈寿昌因感染“破伤风”不幸牺牲,年仅28岁,葬于医院附近小山坡上。

  距县城20公里的麦市镇,是连接湖北、湖南、江西的口子,1935年6月15日,红十六师和湘鄂赣省党政机关在麦市遭到汤恩伯部的包围。次日晚,红十六师师长徐彦刚率四十六团为中路,省委书记傅秋涛率省委机关人员及特务团殿后,呈扇形渡河突围。傅秋涛前妻曾湘娥在突围中牺牲。麦市突围被载入中国解放军战争史。

  土地革命时期,在通城苏区这块红色土地上无数通城儿女为革命前赴后继,英勇奋战,一大批红军战士与革命群众献出了宝贵生命。苏区一处处烈士纪念碑,是他们用鲜血铸成的丰碑。在革命战争年代,通城县总人口由1928年的202837人,锐减到1945年的129204人,净减73633人,仅被敌人杀害的红军和革命群众及亲友就达4万余人,其中牺牲的烈士1.2万余人。被《中国革命烈士大典》收录的有赵世当、黄全德、刘青、吴国珍4人,还有为革命先后牺牲5个儿女的英雄母亲黄菊妈。英烈们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谱写了一页页不朽的历史,留下了一个个令人景仰的、世代传诵的悲壮故事。

  “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呼吁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日,中共湘鄂赣省委向全国发出“快邮代电”,宣布“组织人民抗日军事委员会,共赴国难。”1937年6月,江渭清向湘鄂赣各省、武汉行营及附近各县发出通电,提出“停止内战,联合抗日”的主张。

  1937年七七事变后,江渭清与武汉行营代表在通城县的尖山铺进行第一次谈判,然后又跟通城县长在县城进行第二次谈判,第三次和武汉行营的主任、湖北省政府主席何成俊进行谈判。抗日战争时期的通城国共合作谈判,是湘鄂赣边最早的谈判。

  经过多次争锋相对的艰苦谈判,1939年8月,国共合作通城谈判达成了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协议。9月,江渭清根据董必武“独立自主靠山扎”的指示,将机关迁驻尖山花墩桥,召集失散红军赴平江嘉义,编入新四军一支队一团三营。为开辟江苏句容茅山抗日根据地作出重要贡献。

  1937年8月13日,淞沪抗战爆发,10月中旬,通城保安大队200余名将士被补充到国民革命军第88师262旅524团1营,血战四行仓库,构成了“八百壮士”主体,主席曾为题词“八百壮士 民族革命典型”。2014年民政部公布第一批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坚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就是表彰的五个英雄群体之一。2014年9月3日,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座谈会上,习总书记赞扬八百壮士这个英雄群体,是中国人民不畏强暴,以身殉国的杰出代表。

  隽水滔滔,群山巍巍,烈士鲜血,染红银邑,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通城人民铸就了忠于党、不怕牺牲,勇于胜利的精神丰碑。这种精神已深深植根于通城人民的血脉基因,激励着一代代通城人不忘初心,谱写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壮丽篇章。

https://www.africaworld.net/zhanyihuigu/8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