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战役回顾 2019-01-29 02:5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038.com > 战役回顾 > 正文

顺昌之战:南宋步兵克制骑兵的经典之战

  顺昌之战是南宋初抗金的重要战役之一,也是宋军步兵在平原地带击败女真重骑兵的经典战例。整个战役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140年5月25日至6月1日,历时6天。宋军经

  顺昌之战是南宋初抗金的重要战役之一,也是宋军步兵在平原地带击败女真重骑兵的经典战例。整个战役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140年5月25日至6月1日,历时6天。宋军经过3次战斗,打退了金军的前锋部队。

  第二阶段从6月7日至6月12日,同样历时6天。宋军将领刘錡率全城军民与兀术亲自率领的金军主力决战,取得了顺昌保卫战的最后胜利。

  公元1140年,按完颜昌和秦桧的第一次绍兴议和结果,金人向宋朝方面归还了东京开封府、西京河南府和南京应天府。刘錡被任命为东京副留守,带领37000名八字军和益殿司士兵3000人,以及士兵的家属北上。他们分乘900多艘船只,沿着水路向开封前进。

  宋军前进到涡口扎营时,才刚要坐下吃饭,军帐就被暴风吹翻。刘錡判断这是强敌来犯,激烈战斗即将爆发。对宋金时局十分敏感的他,马上下令部队进行强行军。到5月12日,当大军前进至顺昌附近300里时,前线传来了东京再次沦陷,金兵前锋进入淮阳地区的急报。

  于是刘錡带着主要将领和选锋军、游奕军骑兵,先后赶到顺昌去查看城防情况。在得知城中还有数万斛粮草后,考虑到金人的骑兵可以迅速进入战场,而自己的队伍缺乏骑兵,还带着大量随军家属,即使要撤退也意味着抛弃家室。诸将决定依托这附近唯一一座城市,组织防御。

  为了表示抗战的决心,刘錡效法项羽毁弃船只,以示自断退路,只能死战到底。为了进一步坚定将士抗战的决心,他把随军家属集中到寺庙里,在门外放上柴草。还告诉守卫,一旦宋军战败就把军属烧死,不要让他们落入金人手里受辱。

  在安定好家属之后,刘錡亲自监督宋军用六天六夜加紧修补城防。他们将居民民宅的窗户堵死,在城墙上准备旃幕、滚木礌石、沸油、火油柜等守城武器。还在城墙下安插反制骑兵的鹿砦等障碍物。

  同时宋军将城郊的6000户居民收入城中,做到坚壁清野,防止金人加以利用。并请熟悉当地地形的军民当斥候,侦查敌军动向。在完成了部署之后,城防初具规模。

  5月25日,金军的前锋骑兵也赶到了城下,并度过颖水河侦查。刘錡先在城墙下埋伏,擒获了汉军千户2人。经过审问得知,金国汉人万夫长韩常的军营距离顺昌城仅有30里。

  次日早晨,宋军再次击败了金军前锋。于是刘錡采用南方军队惯用的截营战术,派出精锐千余人发动夜袭,迫使韩常的汉人签军短暂后撤。5月27-28日,金国的葛王完颜乌禄与龙虎大王完颜突合速和,带领3万大军来到顺昌城下。

  5月29日,顺昌战役正式开打。面对紧逼的金军,刘錡下令开诸门,金人因为出战遇到突袭而迟疑不前。最后决定以汉人签军为主,在少量本族部队的监督下发动试探性攻击。

  当初准备防守时,刘錡就命令在城边和城内构筑低矮的防御土墙---羊马垣,防御金军的重步兵和下马重骑兵。宋人在垣上开设箭口,让守军从内放箭容易,但垣外的箭很难射入。宋军中占据比例很大的射手们就在这些羊马垣后面,按照张弩人--进弩人--发弩人的顺序,摆出叠阵射击。金人使用复合弓放箭,不是从羊马垣的上面射到城墙上,就是射在垣上。而刘錡指挥弓弩手用穿透力更大的床弩、破敌弓和神臂弓等远程武器反击。敌军进入有效射程后,先是弩手射击,然后再让弓手就放箭。在准备较为充分的城防设施保护下,宋军射手以很高的效率和高昂的士气进行排面轮换,对紧逼的金军持续释放远程火力。

  由于南方的夏季高温潮湿,给过水作战的金朝重甲步兵增加了额外的体力消耗。夏季炎热的气温融化了女真人的弓胶,复合弓的弓弦受潮。这是仓促南下作战的女真人所没有充分准备的。但相比之下,由于宋军早有准备,所以很注意弓弦的防潮,并配备了备用弓弦,从而减少了气候对弓弩性能的影响。

  刘錡看到冲锋的金人阵型开始松动,就派出了善于打乱战的重斧手和麻扎刀手,奔向敌阵。他们在金人阵中大肆砍杀,杀死了大量汉人签军。很多人在混乱中被宋军赶入河中淹死或被自己人踩死。部分来不及撤退的金人骑兵也因为聚集在河岸,退路被步兵堵塞,遭到了宋军击杀。

  鉴于初战的优异表现,宋朝封刘錡鼎州观察使、枢密副都承旨、沿淮制置使的职位以示鼓励和提拔。

  这时顺昌已经被围困了4天,陆续增援的金军移师到距顺昌城二十里的东村扎营,准备在宋军弓弩的射程外建立土墙和鹿砦,以便长期封锁城市。为了防止金军彻底构建起水泄不通的包围圈,陷入被动。6月2日夜晚,刘錡派出骁将阎充募敢死队500人夜袭金军营地。

  以往女真人南下,大都是秋冬季行动.这次盛夏进军虽然收到了出其不意的功效,但是完颜兀术依然低估了南方夏季气候对于女真人的影响。此时的江南正是潮湿多雨的梅雨季节。当天夜里电闪雷鸣,500敢死宋军趁着闪电的电光潜入金营,以暗号和发式相互区分敌友.他们凭借电光,看见头扎辫子的女真人不由分说加以攻击。在靠近天明之际就提前撤出金营,退到附近树林中修整待援。不堪其扰的金军,不得不主动后撤十五里。

  第二天夜里,天气依旧是雷雨天气。刘錡又派出100名敢死队员去增援阎充,还命令敢死队员每人口含一枚竹哨,以便联络友军。所有人约好以哨声同进共退,顺便恐吓敌军。趁着闪电亮的时候,敢死队员都奋击金军,闪电停则敢死队员都藏起来不动。金兵在黑夜中大为恐慌,开始自相攻击。他们大呼要杀宋贼,但却怎么也抓不住宋军,杀死的自己人远多于宋军敢死队员。在这两天夜里的一番折腾后,金人被迫再次后撤。

  名将金兀术在开封听说了这事,就亲自出马。他特意在淮宁停留一夜,准备了大量粮草和攻城武器,用七天时间急行军来到顺城城下。全军对外宣称有10万兵马。

  刘錡听说金兀术本人来了,就召集诸将商议下一步行动计划。有人说现已经初战报捷,应该见好就收,全军趁着对手不知虚实,带着家属回南方。刘錡说不行,因为一旦自己撤退,金军很快就会知道我们的虚实。家属和战士们都很容易在撤退中被击败,撤退就会演变成大败逃。在排除异议后,诸将表示愿意死战守城,至少得等到援军前来增员。

  完颜兀术来到城下后,看到顺昌城十分破旧矮小,于是不屑一顾,反而责骂金国诸将无能。而金将们则表示,南宋军队已经不是昔日的常败之军了,现在打的很有章法。但是完颜兀术还是不太相信,觉得宋军此时能有很大的改观。于是他决定亲自出战,还对宋人放出狠话:我要用靴尖一脚蹬翻这个小破城。第二天我们就能进城开庆功宴。

  由于顺昌城外就是颖水河,于是刘錡派人送信给完颜兀术,表示宋人已经搭好了5座桥,邀请金军渡河来战。完颜兀术听到后觉得受到侮辱,就在6月11日早晨度过颖水河,来到顺昌城下。

  宋军预料到金人会很依赖马匹,而马匹对水源的消耗会相当巨大。所以在开战之前,他们就利用在顺昌城中发现的毒药储备,派人在颍河上游以及河边水草地带投毒。同时自己一边也深挖井水,储备卫生水源。将领们警告士兵,就算渴死也不要饮用城外的河水,避免不必要的误伤。

  在排兵布阵上,金人采用一贯使用的经典阵势。全军的中央是3000精锐的铁浮屠重骑兵。他们全身披挂重扎甲,骑着沉重的具装战马,并使用连枷、骨朵、战刀和骑枪等近战武器。由于带着有长边缘和面具的铁兜鍪,远望如同铁塔般森严可畏。在作战时,这些精锐以三人为一小队行动,负责正面冲击敌阵。军阵的两翼是主要由女真人组成的轻骑兵“拐子马”。这些人装备复合弓和骑枪等武器,可远射也可近战。他们经常配合铁浮屠从两翼冲击宋朝容易松动的军阵。最后,完颜兀术将从河北征调的汉人炮灰----签军,布置在阵前,充当吸收神臂弓火力。一旦这些人损失惨重或者消耗殆尽,金军就放出铁浮屠,踏着他们的尸体,扑向还没有从肉搏中恢复阵型的宋军步兵。

  顺昌城下,刘錡在城墙上和城中安排好留守部队。他指挥宋军以5000人为单位,准备以逸待劳,轮流上阵。也就是每次只派出5000多名八字军精锐出城列阵迎战。宋军还照例在阵型最前方安插鹿砦。第一排战士持长牌组成盾墙,后面的队友配备麻扎刀、重斧、钩枪等金人忌惮的长兵器。他们的后面依次是弓手--弩手--神臂弩手等远程部队。这些人在步兵里占有相当的比例。阵型两翼各有数百名久经考验的中装和轻装骑兵,他们部分是骑射手,负责在关键时刻延迟金人的侧翼包抄,并伺机包抄对手。后方还有一支预备队,准备随时补充中军的损失,并作为应对包抄的最后一道防线日清晨,天空中水汽弥漫,气温较为凉爽,金人趁机完成了布阵。但是到了正午,天空中云雾散尽,烈日当头。一上午的沉闷对峙,消耗了金人大量的体力。于是除了中军的铁浮屠之外,其他金军下马饮水造饭,并取水饮马。

  在一轮轮神臂弩射击后,金军前排的签军轻步兵和弓箭手死伤惨重。通过手持步兵长牌的战士的掩护,宋军步兵挥舞着大斧、钩枪、麻扎刀等武器,直扑金朝的签军步兵。

  在刘錡派出两翼的骑兵缠住对手后,宋军步兵在长牌掩护下砍杀两侧的拐子马。经过一番亡命攻击,被金人称为“长胜军”的拐子马骑兵伤亡惨重。

  针对铁浮屠需要一定距离,逐渐加速冲锋的特点。刘錡派出生力军步兵出城,并命令他们在草地中散布事先准备好装满豆子和马草谷的竹筒,引诱疲惫的铁浮屠战马停下来食用谷物。这时宋军若干人一组,用重斧和提刀砍马腿,并用钩枪勾掉铁浮屠的头盔,刀斧手最后上前实施斩首。

  两军一直血战到黄昏时刻。鉴于伤亡惨重,而且作为核心和后备队的铁浮屠都伤亡不小。于是完颜兀术被迫后撤到顺昌城西扎营落寨。

  宋军看到金军撤退,害怕金军继续换上生力军接替进攻。于是又在城下安置鹿砦,防止对方骑兵的突袭。刘錡在城墙上依旧用旗帜和鼓声传令,用激昂的战鼓声向部下和敌人宣誓。在他的调度下,城中百姓将新鲜的饭食送到军中,及时补充战士们的体力。

  他们已经丧失了当天再战的锐气。当宋军在鹿砦后造饭进食时,女真人稍微松了一口气,暂时安顿下来。结果吃过晚饭的宋军,移开鹿砦,居然趁着昏暗的天色主动掩杀过来。女真战马历经了一天的战斗和毒药干扰,已经十分疲惫。这让已经受到呐喊声震惊的金人,也无法派出骑兵组织有效率的还击。打出感觉的宋军挥舞刀斧,在金营中大开杀戒。金人被迫再一次后撤。

  当天夜里,天公再次降下大雨。金军营中积水深达一尺,很多战马、铠甲和辎重车都陷入泥泞中难以自拔。

  此战中,宋朝一边的八字军以少胜多,给金军造成了过万的伤亡,从而遏制了金军侵略淮南乃至江南的凶猛攻势。

  另一方面,曾经为金军南下立下大功的常胜军等燕云部队,也没有出现在顺昌之战的战场上。他们过往给予金兵的巨大帮助,反过来也迷惑了金人的思维决策。于是,那些在靖康之变中一溃千里的河北士兵被大量征召。只是早已习惯在吏制模式下混吃等死的他们,很难承担新宗主所希望的封建军事义务。这些因素变量,会在之后的宋金战争中继续发挥作用。

  无论如何,顺昌之战让宋朝暂时稳住了江淮北部的防御。难逃的宋高宗赵构,也不必时刻准备出逃的海船。在一系列灾难接踵而至的混乱时刻,南方的小朝廷也终于让自己有了进一步的喘息之际。(完)

https://www.africaworld.net/zhanyihuigu/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