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战役回顾 2018-11-19 05:4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038.com > 战役回顾 > 正文

平定李敬业等起兵否决武后擅政的和平

  弘道元年(683年)十二月,唐高宗李治病逝,中宗李显继位。次年二月,武则天废中宗为庐陵王,更立豫王李旦为睿宗,但政事皆由本人裁决。武后集团奉行剪除异已之策,使唐宗室与亲唐臣僚人人自危。时因受贬的原故司空李勣(本姓徐,赐姓李)之孙眉州刺史、英国公李敬业和其弟盩匡令李敬猷、给事中唐之奇、长安主薄骆宾王、詹事司直杜求仁及被罢黜御史职的魏思温,会合于扬州,各怀仇恨,遂谋害决定以匡复庐陵王为号召,伐罪武后,于光宅元年九月二十九日据扬州起兵。谋主魏思温使其翅膀监察御史薛仲璋(内史裴炎外甥)要求奉使江都(今江苏扬州),令其翅膀韦超向仲璋告密扬州长史陈敬之“谋反”,仲璋收敬之下狱。数日后,敬业乘传车而至,矫称扬州司马来上任,诡称奉密诏,募兵伐罪谋反的高州(今治良德,今广东高州东北)酋长冯子猷。于是打开府库,令士曹参军李宗臣至铸钱作坊,差遣阶下囚、工匠,得数百人,授以铠甲,斩敬之于狱中,遂起一州之兵,复称“嗣圣”(中宗年号)元年。设置匡复、英公、扬州大都督三府,敬业自称匡复府大将,领扬州大都督,十日间得兵10余万。向州县发布檄文,列举武后罪恶。又找边幅雷同故太子李贤的人,伪称是遵照其呼吁举兵。楚州司马李崇福率所部山阳、盐城、安宜(今江苏淮安、盐城、宝应)三县响应。唯盱眙(今属江苏)刘行举据县不从,敬业派其将尉迟昭攻之。

  弘道元年(683年)十二月,唐高宗李治病逝,中宗李显继位。次年二月,武则天废中宗为庐陵王,更立豫王李旦为睿宗,但政事皆由本人裁决。武后集团奉行剪除异已之策,使唐宗室与亲唐臣僚人人自危。时因受贬的原故司空李勣(本姓徐,赐姓李)之孙眉州刺史、英国公李敬业和其弟盩匡令李敬猷、给事中唐之奇、长安主薄骆宾王、詹事司直杜求仁及被罢黜御史职的魏思温,会合于扬州,各怀仇恨,遂谋害决定以匡复庐陵王为号召,伐罪武后,于光宅元年九月二十九日据扬州起兵。谋主魏思温使其翅膀监察御史薛仲璋(内史裴炎外甥)要求奉使江都(今江苏扬州),令其翅膀韦超向仲璋告密扬州长史陈敬之“谋反”,仲璋收敬之下狱。数日后,敬业乘传车而至,矫称扬州司马来上任,诡称奉密诏,募兵伐罪谋反的高州(今治良德,今广东高州东北)酋长冯子猷。于是打开府库,令士曹参军李宗臣至铸钱作坊,差遣阶下囚、工匠,得数百人,授以铠甲,斩敬之于狱中,遂起一州之兵,复称“嗣圣”(中宗年号)元年。设置匡复、英公、扬州大都督三府,敬业自称匡复府大将,领扬州大都督,十日间得兵10余万。向州县发布檄文,列举武后罪恶。又找边幅雷同故太子李贤的人,伪称是遵照其呼吁举兵。楚州司马李崇福率所部山阳、盐城、安宜(今江苏淮安、盐城、宝应)三县响应。唯盱眙(今属江苏)刘行举据县不从,敬业派其将尉迟昭攻之。

  各将分道追击。十一月十八日,敬业等逃至海陵(今江苏泰州)界,受风所阻,其部将王那相杀敬业、敬猷和骆宾王,降服佩服官军;子奇、思温等均被擒获处斩。扬、润、楚(治今江苏淮安)三州平定。

  面对武后大军来攻,思温向敬业建议:宜率公共鼓行而进,直指洛阳,则全国知公志在勤王,定会四面响应。仲璋则以金陵(今南京市)有王气,且有长江天险为固,不如先取常、润(治今江苏常州、镇江)认为定霸之基,然后北向以图华夏。敬业采纳仲璋之策,令子奇率部守江都;敬猷领5000人攻和州(治今安徽和县);尉迟昭部攻盱眙;亲率主力南渡长江。敬猷部攻和州因遭高子贡所率数百人抗拒而不克,退还江都,尉迟昭部亦被盱眙守军击退。敬业军过江后于十月十四日攻下润州,俘刺史李思文、司马刘延嗣。又擒斩拯救润州的曲阿(今江苏丹阳)令尹元贞。敬业闻孝逸军将至,遂自润州回师,屯于高邮下阿溪(今安徽天长北白塔河)。令敬猷率部进逼淮阴(今江苏淮阴西南),别将韦超、尉迟昭屯军都梁山(今江苏盱眙南),抵御官军。孝逸军至临淮(今江苏盱眙西北淮水西岸),偏将雷仁智所领前锋军与敬业军接战晦气,孝逸惧而不进。经监军殿中侍御史魏元忠劝促,才引军进击。十月十四日,马敬臣部击斩尉迟昭于都梁山。韦超部仍据险抗拒。十一月初四,武后又遣左鹰扬卫上将军黑齿常之为江南道行军大总管,支援李孝逸。孝逸采纳元忠与支度使薛克杨先弱后强、各个击破的建议,率军攻击,起首击败韦超于都梁山,超夜逃;继而攻淮阴,敬猷败逃;然后乘胜进逼高邮,向敬业主力进攻。十一月十三日,敬业以精兵阻溪拒守,孝逸派后(一说前)军总管苏孝祥率兵5000人,以小舟乘夜渡溪进击,被击败,孝祥战死,士卒灭顶者过半。孝逸令各军继续渡溪攻击,均被击退。孝逸惧,欲引退。元忠与行军管记刘知柔献策:顺风放火,进行决战。时敬业置阵已久,士卒疲倦,阵形不整。孝逸乘势率军进击,顺风火攻,大北李敬业军,斩首7000级(一说7000余级),灭顶者甚众。敬业等轻骑逃入江都,照顾老婆奔润州,欲入海逃奔高丽。孝逸敏捷进屯江都,令

  武后获悉李敬业等起兵,即令刘行举为游击将军、其弟刘行实为楚州刺史,让其配合抗拒敬业;十月初六,命左玉钤卫上将军李孝逸为扬州道行军大总管,将军李知十、马敬臣为副大总管,率军30万,进讨李敬业。追削李敬业祖父李勣等官爵,掘墓开棺,恢回复复兴姓徐氏。同时,将朝廷中不主意急于征讨,并提出若是武后还政于中宗,则李敬业兵变不讨自平的内史裴炎下狱,随后处斩,以巩固其在宫廷中的势力。

  唐则天后光宅元年(684年)十月至十一月,皇太后武则天派左玉钤卫上将军李孝逸率军在扬州(治江都县,今江苏扬州市)地域,平定李敬业等起兵否决武后擅政的和平。

  点评:此战,武后乘李敬业等举兵之初,当即以劣势军力进讨,敏捷击灭,以防战事延伸,同时剪除异己臣僚,巩固其宫廷权力,进一步不变了武后的统治。

  各将分道追击。十一月十八日,敬业等逃至海陵(今江苏泰州)界,受风所阻,其部将王那相杀敬业、敬猷和骆宾王,降服佩服官军;子奇、思温等均被擒获处斩。扬、润、楚(治今江苏淮安)三州平定。

  沿着合六路向西,再向南拐入村落小道,路边竖着的一个蓝色牌子上写着两个大字——张祠。

  唐则天后光宅元年(684年)十月至十一月,皇太后武则天派左玉钤卫上将军李孝逸率军在扬州(治江都县,今江苏扬州市)地域,平定李敬业等起兵否决武后擅政的和平。

  武后获悉李敬业等起兵,即令刘行举为游击将军、其弟刘行实为楚州刺史,让其配合抗拒敬业;十月初六,命左玉钤卫上将军李孝逸为扬州道行军大总管,将军李知十、马敬臣为副大总管,率军30万,进讨李敬业。追削李敬业祖父李勣等官爵,掘墓开棺,恢回复复兴姓徐氏。同时,将朝廷中不主意急于征讨,并提出若是武后还政于中宗,则李敬业兵变不讨自平的内史裴炎下狱,随后处斩,以巩固其在宫廷中的势力。

  面对武后大军来攻,思温向敬业建议:宜率公共鼓行而进,直指洛阳,则全国知公志在勤王,定会四面响应。仲璋则以金陵(今南京市)有王气,且有长江天险为固,不如先取常、润(治今江苏常州、镇江)认为定霸之基,然后北向以图华夏。敬业采纳仲璋之策,令子奇率部守江都;敬猷领5000人攻和州(治今安徽和县);尉迟昭部攻盱眙;亲率主力南渡长江。敬猷部攻和州因遭高子贡所率数百人抗拒而不克,退还江都,尉迟昭部亦被盱眙守军击退。敬业军过江后于十月十四日攻下润州,俘刺史李思文、司马刘延嗣。又擒斩拯救润州的曲阿(今江苏丹阳)令尹元贞。敬业闻孝逸军将至,遂自润州回师,屯于高邮下阿溪(今安徽天长北白塔河)。令敬猷率部进逼淮阴(今江苏淮阴西南),别将韦超、尉迟昭屯军都梁山(今江苏盱眙南),抵御官军。孝逸军至临淮(今江苏盱眙西北淮水西岸),偏将雷仁智所领前锋军与敬业军接战晦气,孝逸惧而不进。经监军殿中侍御史魏元忠劝促,才引军进击。十月十四日,马敬臣部击斩尉迟昭于都梁山。韦超部仍据险抗拒。十一月初四,武后又遣左鹰扬卫上将军黑齿常之为江南道行军大总管,支援李孝逸。孝逸采纳元忠与支度使薛克杨先弱后强、各个击破的建议,率军攻击,起首击败韦超于都梁山,超夜逃;继而攻淮阴,敬猷败逃;然后乘胜进逼高邮,向敬业主力进攻。十一月十三日,敬业以精兵阻溪拒守,孝逸派后(一说前)军总管苏孝祥率兵5000人,以小舟乘夜渡溪进击,被击败,孝祥战死,士卒灭顶者过半。孝逸令各军继续渡溪攻击,均被击退。孝逸惧,欲引退。元忠与行军管记刘知柔献策:顺风放火,进行决战。时敬业置阵已久,士卒疲倦,阵形不整。孝逸乘势率军进击,顺风火攻,大北李敬业军,斩首7000级(一说7000余级),灭顶者甚众。敬业等轻骑逃入江都,照顾老婆奔润州,欲入海逃奔高丽。孝逸敏捷进屯江都,令

  点评:此战,武后乘李敬业等举兵之初,当即以劣势军力进讨,敏捷击灭,以防战事延伸,同时剪除异己臣僚,巩固其宫廷权力,进一步不变了武后的统治。

https://www.africaworld.net/zhanyihuigu/5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