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战役回顾 2018-11-12 05:3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038.com > 战役回顾 > 正文

悟真说:沙州的起义兵

  军事上,他可谓“战神”,组建了一支骁勇善战的多民族部队,日夜操练,厉兵秣马;

  唐宣宗欣喜若狂,特下诏令,鼎力褒奖张议潮等人的忠勇和功勋,将他擢升为沙州防御使。没多久,唐朝命令在沙州置归义兵,统领沙、甘、肃、鄯、伊、西、河、兰、岷、廓十一州,以张议潮为节度、管内察看措置、检校礼部尚书,兼金吾上将军、特进,食邑二千户,实封三百户。

  悟真抵达长安这一年,是公元850年。对长安人来说,他来自一块大唐得到曾经跨越整整一甲子的地盘。

  《大阵乐》是汉朝军歌,悲壮雄浑,亦是汉代起始以来中华民族血性与忠实之声。若晓得这些布景,今人观《张议潮出行图》,寂静中,心中怎不涌动汉唐之声、崇拜之情。

  莫高窟156窟,画的是昔时张议潮兵戈班师的场景,开首是马队仪仗,甲械齐整,旗帜明显。两头有军前舞乐,八名舞者排成两队,甩动长袖相对而舞。后面跟着乐队,共十人,各类乐器。后卫也是为马队仪仗,剽悍的马队环护着旌节,那是皇帝敕封的标记。整个壁画色彩富丽,气焰壮阔,威仪赫赫的大唐景象形象。

  人们身着盛装,涌上陌头,朝廷也举行了盛大的典礼,接待这位九死终身、远道而来的高僧。当他终究露宿风餐地出此刻大师的视野中时,欢声雷动,他也百感交集,滴下泪来。

  史载:吐蕃被摈除后,吐谷浑王又抨击打击沙州,张议潮出兵伐罪,两军相遇,张议潮首战破敌,吐谷浑王败逃,张议潮率军乘胜追击1000余里,并大获全胜,活捉吐谷浑宰相3人,斩首示众,尔后三军高唱《大阵乐》班师。

  经长时间血战,凉州终究被霸占,张议潮顿时表奏朝廷“河陇陷没百余年,至是悉复故地”。这是一次可谓伟大的胜利:自此之后,河西关陇连成一片,“西尽伊吾,东接灵武,得地四千余里,户口百万之家,六郡江山,宛然而旧”,从长安经萧关通往西北的道路,已完全打通!

  张议潮的人生巅峰顿时到来:公元858年,他与本人的侄子张淮深共率七千官兵进攻吐蕃在河西地域占领的最初一个城市凉州,即今天的甘肃武威。和平很激烈,在敦煌出土的《张议潮变文》中这么描写其时的战况:“汉家持刃如霜雪,虏骑天宽无处逃,头中锋矢陪垅土,血溅戎尸透战袄。”

  他不是《西纪行》中的玄奘,他俗姓唐,法号悟真。悟真来到长安时,已跟玄奘相隔了204年。

  值得一提的是,围攻凉州的七千归义兵中,相当数量是吐蕃降军——可见张议潮的政治才能与人格魅力,可以或许连合一切可以或许连合的人。

  张议潮分开沙州,沿河西走廊南下,一步步走过已经沦亡现在又归大唐的广袤地盘,一步步走过一座又一座他收复的城市……很可惜,他没有留下诗文,记录本人的心路过程,但完全能够想象,这位白叟的欣慰、骄傲和感伤。

  玄奘归来时,大唐国势正处于狂飙突进期,四海咸服,万邦来朝,唐朝皇帝被奉为“天可汗”。丝绸之路,将大唐与世界慎密地联系在一路,长安是其时最富贵最敷裕也是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城市。

  吐蕃先是遭遇比年饥馑,王朝内部又由于争权夺利同室操戈,势力敏捷式微。唐朝乘隙发兵,收复了几块失地。吐蕃贵族此时没想到去安抚节制区内的各族苍生,反而纵兵四周虏掠,终究把河西给点爆了。

  张议潮是沙州当地人,出生于公元799年,这一年,沙州沦亡吐蕃之手,曾经有18年了。也就是说,张议潮只是在白叟的讲述中,才晓得有一个大唐。

  好在吐蕃兑现了不迁沙州人的许诺。张议潮的家族,仍然在城里糊口,日后抵挡的火种,虽然微弱,却不断没有熄灭。

  他在起义之前,就“誓心归国”。起义后,多年孤军奋战,收复沦亡河山,缔造了“败吐蕃,河西、陇右之地尽归大唐”的不世奇功。时人作诗赞曰:“河西沉溺堕落百余年,路阻萧关雁信稀。赖得将军开旧路,一振雄名全国知”,他也实现了本人少年时代就有的“归国”梦。

  其时沙州,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处境好不容易。为领会决军粮问题,阎朝“出绫一端,募麦一斗,应者甚众”,也就是说,以物易物,用绸缎来换粮食,其时丝绸是硬通货,大师纷纷响应。但跟着时间推移,“粮械皆竭”,城里曾经弹尽粮绝了。为了庇护城内兵民,阎朝与吐蕃将军构和:“苟毋徙佗(他)境,请以城降”。在对方许诺不将沙州人民外迁的前提下,出城降服佩服,时在781年。也就是说,沙州军民,喋血孤城,整整11年。

  张议潮达到长安后,满朝文武叹颂,他的赤诚之心,获得朝廷上下的褒奖,唐廷授以右神武统军,赐田宅京师,享以厚待。74岁的时候,他在长安寿终正寝,朝廷赠太保。

  安史之乱让唐朝由盛到衰。为了叛军,骁勇的边防驻军纷纷被调入内地勤王,对唐朝具有无可替代计谋地位的陇右、河西地域,逐步为吐蕃所占领。到了公元776年,吐蕃已攻下了除沙州以外的整个河西地域。

  公元867年,张义潮在长安留为人质的兄长张义潭归天,这一年,张议潮曾经68岁,在其时已属高龄。他做了一个决定:去长安。

  很可惜的是,无论是《旧唐书》仍是《书》,均未零丁给张议潮作传。近代学者罗振玉撰写了《补唐书张议潮传》。哲学社科“六五”期间国度重点项目——白寿彝总主编的《中国通史》第六卷第四十五章,为张议潮零丁传记,细致记录他的事迹,赐与了高度评价:

  张议潮少年期间,就对故国心驰神往,“誓心归国”。史载,他“少习文史,长通韬略。虽发展虏中,而心系本朝。阴结豪俊,谋害归唐……”他苦练武功,熟读兵书。他记忆犹新:我是大唐的人。

  恰是由于这种复杂的情感,长安人,无论是皇帝,仍是士卒,无论是贵族,仍是布衣,都对悟真的到来,兴高采烈,由于,悟真带来了一个动静:

  行政上,他恢复唐制,设置“州-县-乡-里”,在城内还恢复了唐前期实行过的城坊轨制和坊巷称呼,恢复了昔时的文书、行政轨制,从头登记生齿、地盘,编制户籍,制定赋役轨制,大唐帝国的边陲竟然再度重现盛唐的光线,商旅和使节不停于道;

  “河西走廊通顺无阻,对于加强西北与华夏地域的联系和中外经济文化交换起了积极感化。

  唐朝人邦家之光感极强,开成年间(公元836年—840年),唐使者赴西域,途中“见甘、凉、瓜、沙等州城邑如故,陷蕃之人见唐使者旌节,夹道迎呼涕零曰:‘皇帝犹念陷蕃生灵否?’其人皆天宝中陷吐蕃者子孙,其言语小讹,而衣服未改”。离开唐朝曾经几十年了,他们的言语曾经发生了变化,可是,衣服不断没有改变,记忆犹新大唐。

  在文化上,他留意连合各族人民,汉族和少数民族起头敦睦相处,河西地域,次序井然,不变而繁荣。

  张议潮不只一次次打退了吐蕃的进攻,还自动进攻,先后收复了瓜州、伊州、西州、甘州、肃州、兰州、鄯州、河州、岷州、廓州等十州。他派本人的兄长张议潭带队,率队前去长安报捷,并献瓜、沙等十一州图籍。此时,信使再也不消像悟真那样绕个庞大的弯子了。这个时候,除凉州而外,陷于吐蕃近百年之久的河西地域复归唐朝。

  可是,当悟真来到长安时,这座伟大的城市,已被入侵者轮流践踏了数次,而丝绸之路,也被阻断了快要百年。“白头宫女在,枯坐说玄宗”,唐人沉浸在对远去的灿烂盛世的回忆中,是一种不甘的辛酸,无言的惘然。

  经济上,他拔除了吐蕃贵族统治时的各类蔑视,恢复了灌溉和水利系统,让沙州呈现了多年未有的五谷丰登气象;

  唐朝官员放哨河西之后在奏章中称:“观河西之地,旧时胡风尽去,唐风大盛。人物风华,一同内地。”

  天德军防御使李丕见到悟真,打动不已,在他的协助下,悟真从天德军出发,一路向南,终究达到了长安。这段路,直线多公里。

  吐蕃是个奴隶制的王国,看待河西人民很是残暴。史载,“丁状者沦为奴仆,耕田放牧,羸老者咸杀之,或断手凿目,弃之而去”。吐蕃军兵戈凶悍,可是办理能力跟不上,河西地域的出产力遭到极大粉碎,根本设备被荒疏,丝绸之路亦中缀了。

  悟真不走寻常路,长何在沙州的东南标的目的,但他一路向东北标的目的走,走到了天德军——其时唐朝北方边陲的主要军事机构,在今天的内蒙古乌拉特前旗。从地图上可以或许看到,从沙州到天德军,直线多公里,这一路,绝大大都处所都是无人区,悟真一行,历经了几多身心磨练,遭遇了几多存亡危机?

  张议潮在沙州起事,策动起义,一呼百诺。《书》载:“议潮趁机率众擐甲譟州门,汉人皆助之,虏守者惊走,遂定沙州。”成功篡夺沙州后,张议潮向长安派出了10路信使,但愿获得朝廷支援。

  莫高窟壁画,绝大大都是释教故事。可是156窟,倒是一幅少见的现实题材汗青画——这幅壁画题为《张议潮出行图》。

  沙州位于河西走廊的最西端,汉武帝时,卫青霍去病北击匈奴,将此纳入华夏帝国的边境,自汉至隋,设敦煌郡,唐初更名为沙州,下辖敦煌、寿昌二县,郡治敦煌。沙州是丝绸之路上的主要站口,也是进入西域的东大门,可谓中西交通的“咽喉锁钥”,经济繁荣,文化发财,被誉为“华戎所交,一城市也”。唐朝李吉甫编的《元和郡县图志》这么来注释“敦煌”得名之由来:“敦,大也。以其广开西域,故以盛名。”

  沙州,就是今天的敦煌。从沙州到长安,直线多公里。为了把这个动静带到长安,悟真花了快要两年的时间。其时他们分成10路,带着一模一样的文书,分分歧标的目的朝长安进发。保守的路线是通过河西走廊一路向南,但这条路,已成死路。10路信使,只能绕道,从包抄着沙州的茫茫大漠和沙漠中闯出一条路来。这10路人,最终只要悟真一路成功抵达长安。其他人,或惨死于追兵手下,或丢失于大漠沙漠。

  从770年起头,吐蕃围攻沙州。其时沙州曾经孤悬唐朝节制边境之外,与唐朝的联系完全中缀,但沙州军民誓死不降,撄城固守。其时沙州刺史是周鼎,他率众苦苦抵当几年后,感受城守不住了,于是与诸将商议,说我们突围吧,把城市烧掉,一路往东边杀出去。部众都分歧意,感受周鼎的立场很对峙,于是军官阎朝把周鼎给勒死了,本人承担起刺史的义务,继续抗击吐蕃军。

  “张议潮还鼎力传布汉族的先辈文化……使河西地域的风貌有了较大的变化。他能连合各族人民,妥帖安设他们的糊口与出产勾当……使他们敦睦地混居在一路。”

  其时唐皇是宣宗,他接见了悟真,喜不自禁,感其功勋,将其封为“京城临坛大德”。但悟真带来的别的一个诉求,皇帝却黯然了。悟真说:沙州的起义兵,但愿朝廷派正轨部队支撑,南北夹击,规复失地。但唐宣宗晓得,大唐灿烂不再,国内藩镇割据,边境烽烟四起。

  “在武力捍卫河西的同时,张议潮还积极管理,鼎力成长出产,恢复经济。河西地域是少数民族混居地域,有的务农,有的放牧,还有的经商。张议潮动手恢复农业出产,留意兴修水利,成长灌溉。其时沙州建筑了很多沟渠,每一沟渠还设有‘渠头’、‘升门’等特地办理人员。因为水利灌溉的兴建,推进了农业出产的成长,呈现了五谷丰登气象。

https://www.africaworld.net/zhanyihuigu/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