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英雄人物 2019-05-03 16: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038.com > 英雄人物 > 正文

明清时期:世界战争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有

  以上这些战役,还可以分为以下几种,像伊阙之战、巨鹿之战、虎牢之战、纳忽山和不黑都儿麻之战、迦勒迦河之战、赛约河之战、黄桥战役为全歼敌军的歼灭汗、粟裕都是善于打歼灭的人(我个人认为他们三人是中国战争史上最善于打歼灭战的统帅),项羽则是以勇猛闻名的,李世民则是以疲敌取胜的。这种战役以战、六合之战、庐州之战、宁远之战为城邑防御战。这种战役对指挥员的要求有两条:一是沉着,二是智谋超群。此外,军民同仇敌忾也是非常重要的。像韦孝宽守玉壁歼敌7万、李光弼以不满万人守太原歼敌7万、张巡以3千守雍丘屡败叛军,以6800人守睢阳则歼敌12万,虽然最后寡不敌众,睢阳被攻占,张巡被杀,像台州之战、萨尔浒之战、第一--第四次反围剿、鄂豫皖苏区第三次反围剿、力,各个击破的战役。这样的战役,也是解放军最拿手的。值得一提的是九连山像鄗代之战、鲁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豫东战役为集中兵力,围歼敌此外,柏举之战、井陉之战、潍水之战、祝阿、临淄之战、唐平萧铣之战为连续灵活用兵的战役;夷陵之战、浅水原之战、嘉山之战为后发制人,疲敌制胜的战役;赤壁之战、陈家岛海战、采石之战、厓山海战、鄱阳湖之战为海战和水战;

  “公元前二二六年,秦王嬴政三十四岁。秦灭韩后,赵燕相继为秦所破,虽还未彻底亡国,但也只是苟延残喘,生不如死。至此,各国军事力量均遭到秦国毁灭性的破坏,根本无法再与秦国抗衡。若各国合力抗秦,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此时,秦相李斯多年苦心经营的贿赂收买体现出其特有的价值

  。六国重臣,均已遭到一定程度的渗透,虽然这种渗透还未达到李斯号称的“可兵不血刃取天下”那样的程度,但也已彻底断绝了六国联合之可能。对秦国而言,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只是选择下一个吞并的国家并用最小的代价将其攻占。秦王嬴政、秦相李斯,连同秦国的诸位大将经过严密周详的分析,决定由王翦率领十

  万人马,绕过魏国不设防的地区,直取魏国国都大梁。然而,真正带兵去的却是王翦之子王贲,他自愿请命,只要了一万人马并立下了军令状。`秦国在吞并六国的后期中,主要的军事指导思想便是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放弃对某些城池的攻取,直接占领国都,俘虏国君或逼迫国君投降,以达到减少敌我无谓消耗的目

  的。在攻占国土的情况下,同时进行思想渗透,其主要推行的,是沿袭自商鞅、韩非一派的法家政策。法家政策中,最开明的自然是对各种标准的统一,而最残暴野蛮的,则自然

  是李斯极力鼓吹的焚书坑儒。但不管开明也好野蛮也好,法家政策在秦国统一天下中所起到的作用,丝毫不亚于秦国强大的军事实力。`大梁不仅仅是魏国的国都,它同时也是一个坚固异常的军事要塞。常备兵力十万,平民数量现有四万。在经年累月的战火洗礼中,大梁的防御工事里三层外三层,筑起了一道

  又一道。可以这样说,大梁城便是易守难攻的经典实例。而与之相配的守军首领,是魏国的执政者魏王假。魏王假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并非草包一个,更重要的是,在他的直接

  领导下,魏军的士气便有了保证。另外,魏国的最高谋略层在王贲出发之前,便已仔细分析了秦国灭韩,破赵燕的攻占模式,早早地就囤积下足够支撑半年的粮食。半年时间并非短数,若秦军真的在魏国国土

  上消耗半年,那局势很可能发生某种程度的转变,且这转变,必然是对秦国不利的。`王贲的作战风格,是以严谨和深谋远虑著称,不过他更令敌军将领胆寒的,是他可怕的精神力量,这种近乎绝对自信却又并不盲目的东西,比剑戟更为有效地不断扩大着秦国

  的疆域。单纯就作战风格而言,王贲和秦国吞并六国初期的那位带着若干传奇色彩的人物完全不同。王贲可以为了研究一份不吃不睡,而那人是绝对做不到的,但他们之间也

  有相识之处,那就是作战的潜在目的都是非常微不足道根本不值一提的。对王贲来说,作战就是为了让父亲王翦承认自己的价值,至于杀了多少人,攻下多少城,打了多少胜仗,

  都只是为了达到目的的手段而已。`王贲进入魏国境内后,首先派出两千人分为若干小队,游击于主力部队附近,凡是接近主队的任何可疑人等,无论男女老幼,数量多少,一律杀之。当他到达大梁城下时,身边却只剩下以轻骑兵为主的五千人马,另外五千人不知去向,也不知是逃了,还是死了。就在王贲装模作样地用五千人在大梁城外摆什么阵势的时候,早已忍耐多时的魏军有若排山倒海般自城内杀出。涌出城外的魏军数量,既不是一万,也不是两万,而是五万。五千轻骑兵面对这五万杀声震天的魏军,采取了最本分的反应,掉转马头,迅速奔逃。在这五千骑兵的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广阔平原,这虽然有利于骑兵的逃离,却也让追来

  的魏军没有任何的顾忌。想要在这样的平原上发动伏击,根本是不可能的。`站在城头观望着这场热闹非常的两军接触的,是魏王假和齐于眉。“王贲到底在想什么啊?”齐于眉皱起了眉头,“他可不是这样胡乱用兵的人。”“我也很想知道。”魏王仔细观察着秦军五千人马逃窜的路线, “据我所知,秦军只有一万人马入境,即使算上可能偷入境的,总数也绝不会超过一万五千。”一种难言的不安感,游走于魏王和齐于眉的心底,而这不安的来源,却是由于秦军一等一的大将王贲出动了太少的兵力。说起来没有半点儿理由的东西,却以某种必然性存在

  着。“你知道禽滑羽这个人么?”齐于眉问道。“多少知道些,”魏王答道,“他是秦国早期谋略型的用兵奇才,但很少参与决策,可是算是一个幕后的操刀者。可惜年纪不大就退出战场,不知去向。另外,秦国的人好像

  都不大愿意提到他的名字。”“王贲不是禽滑羽,他根本不具备出奇兵的天赋。在以往的战例中,王贲也从来没有过以少胜多的先例。”“觉得很不安是吧?”魏王笑了笑,终于说出了这一句话。“以五千人的性命来换取我的不安,你觉得王贲是那种人么?”`虽然魏王假心头有着挥之不去的阴影,但面对如此的大好形势,又怎能轻易放过。仅仅只有五千人,能够轻松地一口吃下去,实在是难以抗拒的诱惑。他也并非没有意识到,同时存在的还有另一个更为致命的隐患。那就是考虑到秦军援兵的存在,而派出了过多的兵力,这就意味着一但战局出现转机,就可能对魏军造成毁灭

  性的后果。当然,就目前来看,似乎没有丝毫出现转机的可能。`“你要是真觉得不安,就去逗逗你那些鸽子吧。”魏王觉得自己这个玩笑开得精彩,可齐于眉不但没有笑,反而做了一个要魏王不要说话的无礼手势。齐于眉凭借养鸽而得到的敏感体验,先他人一步觉察到了顷刻将至的危机。他伸出手,指着天边一片水色,已无任何言语。隐隐约约中,特殊的震颤自地面传来。魏王定睛一看,脸色全变,他冲到城楼边上,大声喊叫着:“快回来!快回来!”若不是齐于眉拉住他,他已从城楼上扑了下去。其实不用魏王提醒,出城的六万士兵也注意到了异常。就在魏王喊出“快回来”的同时,他们就开始往城内跑了,虽然他们根本没有听见魏王的喊话。他们耳中,唯有一片轰隆隆越来越近的水声!`在自然的力量面前,人从来都是无比渺小的存在。人类这种认识的每一次加深,都是伴随着极度惨痛的经历。但以健忘和自信著称的人类,却永远都要主观地去忽视自然的威

  力,以换取下一次同样极度惨痛的教训。`王贲用五千人昼夜赶建了一项临时的黄河水利工程。这项工程不具备任何创造性的实效,它唯一的功能,便是蓄积水量,令得决堤时的洪水更猛更快地推进。在这样的洪水面前,会不会游泳根本就是可以被忽略的因素。巨浪如巨大的镰刀自人群头顶划过,而后再见不到一丝人影,没有一个人浮上来。但还是有人侥幸存活,秦军有三千人得以幸免,魏军则是两百人以下。短短的时间里,便有近六万两千人的冤魂在水面飘荡,而他们的肉体,已被洪水无情吞噬,尸骨无存。没有哀嚎,没有刀剑,没有血肉横飞,一切都在咆哮的水声中开始并结束。说结束也许还为时过早,大梁城大半被淹没在水中,城内已开始进水,平民和剩余的兵士用砖和泥填补着城墙上的每一寸缝隙。秦军则在高处扎下营寨,等着结果的出现。至于下游被淹没的城镇,除了自生自灭外,是不大可能指望这两方会有闲心去关心的。`三个月后。洪水退去,大梁城的主要物资也已消耗殆尽,城内的地面被掘了无数深坑。城墙在水退去的当天轰然倒下了一大块。王贲派人给魏王送去一封信,上面写着:我这里有八千人,你有八万,但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如果你还要再战,我保证让你全军覆没,无一人生还。魏王的回答是:不用威胁我也会投降,但有一个条件,我要见你一面。`那此会面,是在王贲的营帐内进行的,陪魏王假同去的是齐于眉。“送你一只鸽子如何?”进到帐中后,双拳握得骨节发白的魏王还未开口,齐于眉就抢先一步说道。“送信,熬汤,都很不错。”见王贲没有反应,齐于眉又补充道。“我可以把它绑在旗杆顶上用弹弓打碎它的头么?”事隔多年后,王贲因为这句话专门去向齐于眉道了谦,他说当时只是想吓唬吓唬魏王,因为八万人并不是什么小数目。`公元前二二六年的夏末,魏国的政治生命便在悲喜剧般的开场和落幕中结束了。陪葬的人数,初步统计为二十万左右,大部分是被淹死的。这一数目,比起秦始皇统一六国后

  滥用酷刑的人数(请留意,是“”而非被杀死,被杀死实在是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了),只能当个零头。”

  彭城之战在汉高帝二年(西元前205年)四月发生,是楚汉战争其中一场大战。彭城一战,刘邦遭到了自起兵以来的最大的惨败,楚军依靠项羽坚毅果敢的指挥,在半日之内以3万之师击溃汉军56万之众,歼灭刘邦主力,使刘邦陷入“发关中老弱未傅悉诣荥阳”的危机局面,创造了古代战争中速决战的典范,是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

  公元前69年,提格兰诺凯尔德战役,他以12000名步兵和5000名骑兵,击败了提格兰二世亚美尼亚十二万大军,据说此战他以仅仅损失5人的代价使亚美尼亚人死伤近十万,应该不会有比这更夸张的了

  昨天是日俄对马海峡海战结束107周年。那场战争也是以少胜多的典型战役。并开创了大炮巨舰的无畏级战列舰时代,更直接影响了马汉(Alfred Thayer Mahan)的海权论。

  168名西班牙士兵在战争中俘虏了新大陆上最大最先进的国家的专制君主,他有八万名印第安士兵。

  皮萨罗的一名部下曾经在回忆录中写道:“皮萨罗希望从来自卡哈马卡的印加 人口中得到情报,就叫人拷打他们。印加人供认,他们听人说阿塔瓦尔帕正在卡哈 马卡等待皮萨罗的到来。印第安人的营地看上去像一座美丽的城市。他们的帐篷如 此之多,使我们充满了恐惧。” 进入四面有围墙的卡哈马卡广场之前,西班牙人仔细商量对策。毕竟他们的人 数太少了,连同皮萨罗在内只有169 人,而且根本不可能得到支援。印加帝国的精 锐部队却有8 万人之多。 当天夜里,西班牙殖民军不分职位高低,也不分步兵或骑兵,每人都拿起武器 站岗;连皮萨罗本人也不停地跑来跑去为部下打气。皮萨罗的兄弟埃尔南多为了让 士兵们宽心,欺骗他们说印加士兵只有4 万———这个数字已经足以让他的士兵们 不寒而栗了。 1532年11月16日,也就是西班牙人到达卡哈马卡的第二天,阿塔瓦尔帕的一名 信使来到了西班牙人中。皮萨罗对信使说:“请转告贵国君主,欢迎他大驾光临。 至于何时来和怎样来,都可以按照他的意思办。不管他以什么方式来,我都会把他 当朋友和兄弟接待。我求他快来,因为我渴望和他见面。他将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或 侮辱。” 信使走后,皮萨罗在卡哈马卡广场的周围迅速布防。他把106 名步兵一分为二, 分别由他和他的兄弟胡安率领;62名骑兵也分为两部分,由他的另一个兄弟埃尔南 多和德索托指挥。骑兵的使用使得西班牙人受益匪浅。因为此时的印加帝国虽然强 大,但在南美大陆的印第安人根本不知道驯化马。在他们看来,胸披铠甲、骑着战 马的西班牙殖民军简直就是天神。 与此同时,皮萨罗又命令坎迪亚和3 名步兵带着喇叭和1 尊小炮到卡哈马卡广 场边缘的一个小堡垒上埋伏。他们的计划是:当印加大军簇拥着阿塔瓦尔帕进入卡 哈马卡广场时,皮萨罗给坎迪亚一个暗号。得到暗号后,坎迪亚和他的部下便吹喇 叭,埋伏在两翼的西班牙骑兵一同杀出,合围印加大军。 当天中午,阿塔瓦尔帕集中他的部队向西班牙人驻扎的广场开进。走在最前面 的是2000名清扫道路的印第安人,他们身穿五颜六色的棋盘花纹衣服,一边行进一 边捡起路边的石头和小草。他们身后是三群身着不同颜色服装、载歌载舞的印第安 人。再往后是大批的印加武士。他们抬着巨大的金属盘子和金银打就的皇冠和许多 金银制品。 在众人的簇拥下,坐在肩舆上的印加皇帝阿塔瓦尔帕出现了。肩舆的木支架用 银皮包裹,四周插满五颜六色的鹦鹉羽毛,并用金银饰品装饰,由80名印加领主扛 在肩上。阿塔瓦尔帕本人锦衣绣服,头戴皇冠,脖子上套着用绿宝石穿成的巨大项 链,坐在肩舆中的装饰华丽的鞍型小凳子上。在肩舆两边的轿子和吊床上,坐着用 大量金银饰品装饰起来的高级领主,后面又是抬着金银制品的印加武士。印第安人 唱着嘹亮的歌声进入了卡哈马卡广场,挤满了广场的每一个角落。埋伏在广场四周 的西班牙人内心充满恐惧,许多人竟尿了裤子。 在广场中央,阿塔瓦尔帕正在与皮萨罗派出的托钵会修士文森特。德巴尔维德 搭话。德巴尔维德手捧《圣经》,宣称“以上帝和西班牙国王的名义”要求阿塔瓦 尔帕皈依基督教。阿塔瓦尔帕把德巴尔维德修士手中的《圣经》要了过去,想看看 这个小册子里究竟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印加人当时还不知道怎样造纸,更谈不上印 刷书籍,所以皇帝并不知道怎样把书打开。德巴尔维德修士把手伸过去帮忙,阿塔 瓦尔帕感觉受到了蔑视,一拳打在修士的手臂上。随后,阿塔瓦尔帕把书翻开,发 现里面并无神奇之处,一怒之下把书扔出几米远,说:“我们只相信太阳,不相信 上帝和基督。” 阿塔瓦尔帕的举动使西班牙人找到了动手的理由。德巴尔维德回到皮萨罗身边 大喊:“出来吧!出来吧!基督徒们! 向这些拒绝上帝福音的敌人冲过去吧!那个暴君竟敢把《圣经》扔在地上!… …向他们冲过去,我会宽恕你们的罪孽的!“ 与此同时,皮萨罗向坎迪亚发出信号。一时间,喇叭与炮声齐鸣,全副武装的 西班牙殖民军叫喊着从两翼杀出。西班牙人事先在战马身上系了许多能发出巨大声 响的响器。皮萨罗的部队中只装备了十几支前 膛枪,这些既难填装、又难发射,但对印加人产生了巨大的威慑作用。印 加帝国虽然疆域辽阔,但生产力落后。印加武士的装备仅是石头、青铜或木棍棒、 短斧、弹弓和护身软垫。印加武士被西班牙人砍成几段,而印加人的棍棒虽然也能 打伤西班牙殖民者的人或马,却不能将他们直接杀死。 在西班牙骑兵的冲击下,印加大军陷入混乱,彼此踩压,许多人窒息而死。皮 萨罗本人一手拿剑、一手高擎匕首冲进了印第安人群中。他想亲自抓住印加皇帝阿 塔瓦尔帕。皮萨罗冲到阿塔瓦尔帕的肩舆旁边,挥剑斩杀了几个抬着肩舆的印加领 主,但马上又有几个人跑过来扛起肩舆。眼见皮萨罗一时难以得手,七八名西班牙 骑兵策马冲过来,撞翻了皇帝的肩舆。印加帝国的皇帝就这样被活捉。 失去了皇帝的印加人设法推倒了广场的一段围墙逃了出去,几十名西班牙骑兵 继续追杀,山谷中全是印加人的哀号声。要不是西班牙人因夜幕降临收兵,恐怕这 8 万印加大军会全军覆没。 据统计,卡哈马卡一战中被杀死的印加人大概有7000人,西班牙人却损失很小。 更重要的是,他们俘获了印加帝国不可一世的皇帝阿塔瓦尔帕。皇帝身边的那些高 级领主和大臣,在这场大屠杀中被悉数杀死。 西班牙人让印加人用黄金堆满一间长22英尺、宽17英尺、高8 英尺的房间。阿 塔瓦尔帕尽管身陷囹圄,他的臣民们仍听从他从狱中发出的命令。当从帝国各地源 源不断运来的黄金堆满了西班牙人的宝库后,西班牙殖民者却背信弃义地杀死了阿 塔瓦尔帕。 在阿塔瓦尔帕死前几个月里,曾经强大的印加帝国未对169 名西班牙殖民者发 起过有效的抵抗,这使得皮萨罗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分兵征服印加帝国其他地区, 并从巴拿马调来援军。直到阿塔瓦尔帕死后,印加人反抗西班牙人的战争才真正打 响,而此时的西班牙殖民军的实力已大大加强了。 皮萨罗在向印加帝国首都库斯科进军途中,仰仗钢铁和骑兵优势,又先后在豪 哈、比尔卡苏阿曼、比尔卡康加和库斯科四次战役中大败印加军队,参加这些战役 的西班牙人分别只有80人、30人、110 人和40人,而每次战役击溃的印加军队则往 往数以万计。

https://www.africaworld.net/yingxiongrenwu/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