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英雄人物 2019-02-05 03:1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038.com > 英雄人物 > 正文

纳忽山、不黑都儿麻之战

  铁木真灭克烈部之后(参见合兰真沙陀、折折运都山之战),为统一蒙古,即谋灭乃蛮部。乃蛮部是蒙古高原上最大的一个突厥语系部族,势力雄厚。自从乃蛮部亦难赤必勒格汗死后,长子台不花,号称太阳罕,继承其父汗位占据了乃蛮南部(本部),次子古出古敦不欲鲁占据乃蛮北部。整个乃蛮地区西邻康里地区、北接谦谦州、东邻蔑儿乞惕部,南接哈剌鲁、畏兀儿两部,东南与西夏国接壤,东部与克烈部为邻。

  乃蛮与蒙古有世仇。铁木真灭克烈部之后,边界直接与乃蛮相接,使太阳罕深感到威胁,同时,他觊觎已久的克烈牧地,已被铁木真占领,不甘罢休,欲决雌雄。

  嘉泰四年(金泰和四年,1204年)春,铁木真正猎于帖蔑延之野时,得知太阳罕准备进袭的情报后,立即召集诸将商议。铁木真采纳别勒古台(铁木真之弟)主动进击的建策,并把军马集中在合勒河畔,进驻客勒贴该合答,对军队进行整顿;将所有军队按十户、百户、干户统一编制,委派各级诺颜(指挥官);组建了“扯儿必”官(统领),任命其亲信那可儿(伴当)6人为扯儿必;成立护卫军。设80宿卫,70散班,400箭筒士,以及轮番宿卫制度。

  整军结束,于四月,祭旗出发。沿怯绿连河(今克鲁伦河)西行,以哲别、忽必来为前卫,进至萨里川(今杭爱山之西南)与乃蛮前哨接触。双方前哨遭遇交锋后,铁木真军一匹青白马被乃蛮前哨夺去,乃蛮认为蒙古马瘦,无力作战。铁木真率大军到达萨里川之后,为使乃蛮太阳罕产生错觉,以便延缓其进攻时间,恢复蒙古远征军的疲劳,不仅用“瘦马骄敌”之计,而且采纳朵歹扯儿必的建议,又用“增火惊敌”之计,白昼多设疑兵,夜令每人各烧火5处,以示蒙古兵众势强。

  乃蛮前哨秉报说:蒙古军已满集于萨里川之野,且似日增无已,其火多于星辰。太阳罕听后,准备后撤,诱蒙古军到阿勒台山(今阿尔泰山)南麓,再行决战。由于其子屈出律和大将豁里速别赤的坚决反对,勉强率军进至纳忽昏山(今巴颜乌拉山)东麓的察乞儿马兀特地区(今西库伦北200里)。

  铁木真得知情报,立即向乃蛮军发起进攻。这次铁木真采取了进如山桃皮丛,摆如海子样阵,攻如凿穿而战的新的战法,向太阳罕大本营冲击,并迂回包围分割歼灭守卫在各山头的乃蛮军。双方鏖战于纳忽昏山峡谷,救援太阳罕大本营的乃蛮军被铁木真军迂回分割,分别在各山头被歼。太阳罕看到援救无望,便乘夜率军突围,因通路被蒙古军封锁,只好攀登山涧陡崖,人马多半失足坠落山涧陡崖,死伤甚众。太阳罕在突围过程中受箭伤而死。

  阳罕之子屈出律和一部蒙古叛逃者札木合、脱黑脱哈等率残部奔乃蛮北部的不欲鲁汗,企图重整旗鼓,共同设防。铁木真乘胜分南北两路追击,他引西路军追至阿勒台山征服太阳汗所属部众后,继续北追古出鲁克,进至不黑都儿麻源头,设哨对峙。铁木真大军因冬季作战不便,在汗呼赫岭(今科布多乌布苏诺尔湖西南之汗呼赫山)以南过冬。

  开禧二年(1206年)春,冬雪尽融之后,铁木真率大军越过汗呼赫岭向乃蛮北部军进攻。此次作战中,乃蛮北部首领不欲鲁汗等被杀死。蒙古军追击乃蛮军至额儿的失河(即今流入乌布苏诺尔湖的帖斯河)全歼溃军,只有屈出律渡过河,后逃亡西辽国。至此,强大的乃蛮部灭亡。北路军由沈白率领,进攻逃至台合勒山(今库苏泊之北的比勒斯基果尔勒赤山)的麦古丹、脱里孛斤、察浑诸种蔑儿乞,亦获全胜。铁木真统一蒙古的大业至此完成。

  点评:此战,是统一蒙古诸部战争中的规模最大的一次作战。铁木线万人的劣势兵力,战胜太阳罕8万之众的优势兵力,是中国战争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围歼战。铁木真在这次作战中,总结了以往的作战经验,改革了军制,提出了“凿穿战”的三原则和“攻心为上”、“穷寇必灭”的作战指导思想,对其独特的战略战术思想的形成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中国战争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https://www.africaworld.net/yingxiongrenwu/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