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英雄人物 2019-01-14 19:3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038.com > 英雄人物 > 正文

涿鹿之战:中央苏区第一次反围剿:“前头捉了张

  龙冈方向的枪声稀少之后,毛主席来到山下,看见一群战士正在欢呼着传阅一片树叶,拿来一看,桐叶上用毛笔歪歪斜斜地写着五个字--活捉张辉瓒!。高声说:活捉张辉瓒,红叶传捷报。要得!

  心情分外愉悦的,抽着缴获来的麻雀牌香烟,填出名词《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的上阕:万木霜天红烂漫,

  1931年1月,江西兴国县茶陵村贫农之子李衍福,正是在中央红军取胜第一次反围剿的捷报声中加入革命队伍的。亲眼目睹第一个胜利的时刻,是93岁的老红军李衍福最爱讲述的红色往事之一。从八百里井冈挥师下山近两年来,朱毛红军在赣南闽西打土豪,分田地,实行工农武装割据,发展迅猛。1930年10月,赢得军阀大战后的蒋介石亲自飞赴南昌,调集10万重兵,准备一举肃清。

  尽管从红军诞生那天起,蒋介石从没有停止过对她的各种进剿 会剿,但像这次如此大规模的由南京中央政府统一指挥的全局性行动,还是第一次。这之前,蒋介石的地位还不是很稳固。党史专家、江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余伯流指出,各派军阀之间不断发生分裂与战争。中原大战刚一取胜,蒋介石立即在《中央日报》发表《告父老文告》,将肃清列为其治理国政五项政治措施之首。蒋介石希望借助中原大战胜利的气势,一下子就把红军荡平。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的陈茂辉说。

  在江西新余县的罗坊会议上,力排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的干扰,确定了这样一个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反围剿作战方针。时任红4军团政委的开国上将刘亚楼生前回忆:为了向红军指战员和地方干部、群众讲清这个道理,同志作了深入艰苦的教育。余伯流说,这表明,红军已从游击战向带游击性的运动战的转变,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

  在后来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人民军队以这一方针为指导,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战役战斗的胜利,为中国革命作出重大贡献。4万对10万, 诱敌深入,率领红军逐渐退却到吉安县东固、永丰县龙冈一带。

  、朱德认为,退却终点即反围剿预定战场的选择,必须具备下列6种条件中的2种以上方可:积极援助红军的人民;有利作战的阵地;红军主力的全部集中;发现敌人的薄弱部分;使敌人疲劳沮丧;使敌人发生过失。从南昌出发的军总指挥鲁涤平率领三路纵队,从袁水流域到赣江以东,一次次扑空,始终找不到红军主力。与此同时,气定神闲的却相继写出《赣西南土地分配情形》《水口村调查》等一系列光辉篇章。一个多月的剿匪毫无进展,蒋介石再次飞到南昌督战。鲁涤平不得不严令前方部队迅速深入根据地内部寻求决战。他们既找不到向导,又找不到粮食,对红军行动一无所知。95岁的老红军陈茂辉,当时是红1军团的一名副指导员。12月19日,敌公秉藩部新编第5师一举攻占东固--此前,佯装成红军主力的陈茂辉所在的红12军早已撤出。公秉藩以为抢了头功,立刻向蒋介石报喜。蒋介石龙颜大悦,赏洋两万元。陈茂辉说。

  没想到,张辉瓒的18师也瞄准了东固。20日一早,浓雾之中,张辉瓒就率部向东固发起疯狂进攻。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游击战里操胜算;下联:大步进退,诱敌深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运动战中歼敌人。陈茂辉至今记得大会上悬挂的这幅由撰写的对联。慎重初战的,初选打击的目标,是离红军隐蔽处最近的谭道源的第50师。

  红军主力于严寒之中在小布地区两次设伏,准备出其不意地将谭道源师歼灭于运动之中,但都因该师不敢孤军深入没有打成。还有一个小插曲。有一个反革命分子向谭道源泄露了红军设伏的机密。陈茂辉说。

  当时担任警卫员的吴吉清生前回忆:夜里,和朱德一起商议作战行动时说:机会总是要来的,我们还得耐心等一等。几天后,红军总部侦察得知,敌第一纵队司令兼第18师师长张辉瓒正大步向龙冈推进。

  一直在等待的机会出现了。群山环抱的龙冈,中间是狭长的盆地,当地群众又能帮助封锁消息,是红军设伏的好场所。军事谋略大师,在此巧布五瓣莲花抄尾阵,欲置敌于死地。余伯流说。

  余伯流指出,五瓣莲花抄尾阵,是太平军打曾国藩时采用的一种战法。意思就是:正面派兵堵住,左右两翼包抄,还有一支部队迂回敌后断敌退路,再留一支作预备队,像五瓣莲花一样,四面包围,歼灭敌人。12月30日凌晨,细雨浓雾。步入距龙冈15公里远的黄竹岭临时指挥所,对朱德说:总司令,你看,天助我也!三国时,诸葛亮借东风大破敌兵;今天,我们乘晨雾歼顽敌啊!一心想争抢头功的张辉瓒意识到自己已被红军重兵包围时,为时已晚。

  眼见大势已去,张辉瓒急忙找来一件士兵上衣,丢下师部人员和卫兵,催促轿夫抬着自己朝一座小山上逃去。激战七小时,红军全歼第十八师师部和两个旅近一万人。在一个四周长满灌木和茅草的土坑中,张辉瓒被红军战士搜了出来。陈茂辉回忆。5天之后,、朱德又挥师向东,在宁都县东韶歼灭谭道源师三千多人。至此,第一次反围剿取得彻底胜利。张辉瓒经过的地方,都要刷上这样的标语--剃朱毛的头!陈茂辉说,没想到,这位有张屠夫之称的人,最终却被红军剃了头。

  尾声--民意难违,枪毙张辉瓒老红军李衍福就是在第一次反围剿胜利时参军的,而且恰巧就是直捣张辉瓒师部,并活捉张辉瓒的红3军。我发了一支步枪。李衍福后来知道,龙冈、东韶两仗,红军一下子就缴枪一万二千多支。

  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南京警备区副司令的李衍福回忆,当时在红军队伍中,很缺乏,许多红军战士入伍一年多还分不到枪。蒋介石在得知十八师被歼,张辉瓒被俘的消息后,暴跳如雷,立即给鲁涤平回电:十八师失败,是乃事之当然,不足为怪。我兄每闻共党,便张皇失措,何胆小乃尔!使为共党闻之,岂不为之所窃笑乎?曾任南昌卫戍司令的张辉瓒,人称张屠夫,屠杀过人和进步人士一千多人,民愤极大。被俘后,被愤怒的根据地群众拉出来游街。张辉瓒在接受、朱德审讯时,表示愿给红军输送钱物,希望能免他一死。准备对其实行优待,还拟用他为红军学校教官。余伯流说,中共中央和曾就释放张辉瓒一事,与方面谈判。

  然而,他手上沾的革命者鲜血太多,群众坚决要处死他。李衍福记得,1931年1月28日,在东固群众举行的公审张辉瓒的大会上,愤怒的群众高呼剥张辉瓒的皮 抽张辉瓒的筋等口号。李衍福回忆,何长工怎么也说服不了大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东固群众把张辉瓒拉走,然后被处死。

  美国记者史沫特莱在《伟大的道路》一书中披露,蒋介石曾有意以释放大批政治犯并付二十万大洋为条件,换回张辉瓒。朱德生前也曾说:我们对杀他很感后悔,倒不是因为那笔钱,而是因为蒋介石对杀了他进行了报复,杀害了许多我们在狱中的同志。王诤,另一名在龙冈战斗中俘获的军队无线电台人员。后来,他主动要求参加红军,并建立了红军第一支无线电通讯队--红一方面军无线电队。作为我军无线电事业的开创者,王诤建国后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多年以后,防部史政局编写了一部公开发行的《剿匪战史》,里面这样写道:红军凭籍苏区组织,从事作战准备,他们控制民众,刺探军事,传递情报,并封锁消息,终乘虚蹈隙,机动集中兵力,先后各个击破我第九路军第十八、第五十两个师,以致第一次围剿作战失利!此时才恍然大悟,为时已晚!(新华网专稿/梅世雄)

https://www.africaworld.net/yingxiongrenwu/6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