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武器普及 2019-01-07 16: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038.com > 武器普及 > 正文

覆盖物:泰山石_资讯频道_凤凰网

  粗粝的面孔镂刻着坚毅与忠诚,条条皱纹中浸润着沧桑与风尘。19岁就踏入军营的柳华强,在这荒无人烟的大山腹地陪伴弹药默默地度过了35个春秋。一位来仓库视察的将军对他说:“你有3个不容易:30余年一直从事弹药销毁工作没换岗位不容易,销毁弹药百万发无差错不容易,能在基层成为全军知名专家不容易!你是一块风雨中毫不动摇的泰山石!”

  80年代初期,废旧弹药销毁工作尚在起步阶段,没有专门的销毁机构编制,弹药销毁只能靠自制的简易机具和自己摸索着编制的工序操作规程进行手工操作,效率低,危险性大。有一次,柳华强和他的战友们用自制的烧毁炉进行烧毁作业时,滑道式的进料口被引信堵死。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引信和火工品原件越聚越多。见此情景,现场官兵一下傻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如不及时排除险情,一旦爆炸,后果不堪设想!然而,更让大家纠结的是,引信经过滑落和不断地加热,保险装置就有可能解脱,上去排险不亚于虎口拔牙。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流逝,危险一分一分地增加,不远处掩体内的柳华强一双浓眉皱到了一起。他突然大吼一声:“都闪开!”话音未落,人便冲了出去,关掉电源,拿过水管,照着发烫的炉体喷射过去。火灭了,温度降了,他三两下敏捷地爬上炉顶,捋起袖子,双手伸向烫人的炉膛……

  这是一个令人惊心动魄的时刻。一个又一个引信,被他迅速地掏了出来,现场的空气仿佛凝固了,窒息了,人们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盯着炉顶上奋不顾身的他。一个小时过去,柳华强汗流浃背地从炉顶上下来,灰头土脸的他洋溢着胜利的笑容,大家一齐围上去,握着他的手,拍着他的肩,没有话语,但表情中传递的是感激与钦佩,眼神中流溢的是沉思与焦灼。

  是该沉思了——落后的工作方式与传统的销毁理念,确实应该认真地审视与反思了。

  做好废旧弹药销毁工作也是为保打胜仗。然而销毁场如同战场,如何更大程度上减少事故发生和人员伤亡?摒弃陈旧落后的弹药销毁方式,向科学要效益,向科技要安全——这是摆在他们面前需要努力逾越的一道深坎。

  柳华强入伍后,就被这样一件事激励着、感动着:副站长张余清,挖出了一枚未爆炸的大炮弹,他小心翼翼地将炮弹搬上卡车,运往销毁地点。途中,山路颠簸,为防止炮弹爆炸,张余清脱下大衣,将炮弹包起来,抱在怀中,就这样一直坚持到销毁地点。等大家把炮弹卸下车,再把他搀扶下来时,他全身麻木,蹒跚难行……

  昨日的艰辛与奉献,昭示着前路的光明与梦想。一个个科研攻关的新目标,渐渐在柳华强思绪中清晰、锁定。如何使弹体的脱药安全稳妥而又高效?如何使弹体的搬动输送快速而又平稳?如何使销毁过程经济而又环保?这一系列的问题,全部纳入柳华强那宽阔的视野中。走过湿热酷闷的盛夏,走过寒风萧瑟的暮秋,走过朔风凛冽、滴水成冰的严冬,他和攻关小组的同志们,在上级领导的支持下,终于结出了丰硕的成果:“76毫米发烟弹自动处理系统”“柱装药热水震荡脱药设备”“THT装药倒空制片系统”等11项科研成果,分别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二、三等奖。

  雄鹰,绝不会为翔至一个小小的山头,俯视脚下的一景一潭而沾沾自喜,它那双犀利的双目,应该瞄向寥廓邈远的晴空,尽揽千山万壑的旖旎风光,领略澄澈天宇云卷云舒的奇妙盛景。

  黄磷弹、赤磷弹是他常常接触的两个销毁弹种。这两种弹实在不好伺候:销毁他们,每天都要产生很多废水,严重污染环境。而且,在销毁中散发的烟雾也有毒性。柳华强想了个法儿:先把黄磷弹头从弹壳上取出,加热使黄磷化为液体,而后倒出来,这样,既避免了黄磷遇明火爆炸的危险,增加了安全系数,又消除了烟雾之虞。销毁中产生的废水,他经过数十次试验,加入了特制的中和剂,放入特制的处理器,使废水既可循环使用,又可浇地灌溉,一举多用。他带领技术骨干经过3年宵衣旰食研制出的“黄磷废水处理系统”“黄磷填充特种弹处理系统”,一举填补了军队在这一领域科学处理的空白,荣获科技进步二等奖,并获得3项专利。

  钻了30余年的山沟,嗅了30余年的硝烟,皮肤熏黑了,声音呛哑了,耳膜震聋了,难道就在这儿一直死守下去?家中,老伴早已退休,上边80岁的高堂老母也急需照顾。于情于理于实际,自己也该向后转了。

  柳华强的岳父是一名老干部,前些年,作为市人事局长,岳父没白没黑地筹建市海关。看着完成销毁任务回家小住的柳华强,岳父说:海关现在缺人,如果你想转业,现在正是个机会!柳华强笑笑:“全军弹药销毁刚刚起步,眼下,离不开哩!”岳父赞赏地看着他:“我理解你,孩子!”

  理解他的人毕竟是少数。过些日子,一个颇有名气的科研机构领导慕名找上门来:“到我们那儿干吧,凭你的专业知识和实际工作经验,到我们那儿一定会游刃有余,大有作为!”柳华强笑笑:“我是个土老帽儿,哪有高深的科研知识!部队培养了我,我还是适合在部队干!”

  地方某爆破公司的老总几经辗转找到了他:“我们不要求你转业到我们那儿干,只求你在业余时间或休假的空儿给我们作一下技术指导,至于待遇,你说了算!”柳华强照例一笑,很客气地婉拒了他,依然日夜奔波在他所钟爱的销毁战线上。

  这年金秋,年逾5旬的柳华强又接受了一项艰巨的任务:对两千余发152弹丸进行销毁处理。这项工作,没现成工艺规程借鉴。他带领大家边摸索边实践,从旋卸到打孔,从切割到燃烧,全靠着几十年的探索经验和过硬的技术。这种弹丸毒性强危害大,时间一长,柳华强咳嗽出血,小便带血,头晕恶心,呕吐不止。然而,凭着他坚韧顽强的毅力,都一一挺了过来。

  又一个黎明到来了。柳华强登上一块巨石,深情地看着远方,沟壑纵横、硝烟笼罩的脸上,绽开了灿烂的笑容。

https://www.africaworld.net/wuqipuji/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