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澳门金沙线上娱乐 2019-01-07 16:4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6038.com > 澳门金沙线上娱乐 > 正文

美国S&W M10型:漩涡中的红色战神——朱可夫元帅的

  1945年5月8日午夜,经过近一个月猛烈炮火洗礼的柏林终于安静下来。放眼望去,整座城市仿佛一座巨大废墟,残垣断壁间充斥着各种钢铁和肉体残骸。来自莫斯科的年轻红军战士,遥远西伯利亚的老兵,魁梧的蒙古面孔,党卫军外籍士兵,人民冲锋队的老人,以及希特勒青年团的半大孩子全都交错倒在其中,难以分辨。

  设在柏林东面卡尔肖斯特(Karlshorst)的苏联红军指挥部里,朱可夫元帅庄重接受了德国陆军元帅凯特尔等人的无条件投降。现在,这位传奇将领不但击败过日本关东军,也击败了德国国防军和党卫军。一位出身沙俄时代贫寒家庭的学徒工,如今已经成长为名至实归的苏联英雄,战士们都说:“朱可夫在哪里,胜利就在哪里。”

  1945年6月24日,莫斯科红场上响声雷动,苏联红军有史以来最大一次阅兵式正在举行。刚刚击败第三帝国的红军战士们排成一个个方队昂首阔步进入人们视野。步兵海军装甲兵让人目不暇接,但围观群众的注意力很快被两位入场将军所吸引,他们骑着一白一黑两匹骏马。前面那位正是朱可夫元帅,他佩戴着全部勋章向人们致敬,胯下那匹叫“偶像”的纯白种马和御者一样精神抖擞,踏着矫健步伐引领风骚。小雨中,观礼台上朱可夫的两个女儿忍不住兴奋叫喊:“这是我爸爸!这是我爸爸!”雄壮气氛感染了在场所有人,谁都明白,正是朱可夫这些名将带领大家熬过了无比艰难的四年苦斗,苏联红军从莫斯科又回到了莫斯科,战争终于胜利结束了!

  当月,西方盟国和苏联一同占领了德国,劳苦功高的朱可夫元帅被任命为德国苏维埃占领军(GASOVG)总司令,他同时还肩负起苏联军事管理局(SVAG)的领导重任。可以这样说,小半个德国的占领管制任务都由他一肩挑。也因为如此,在各国人民推杯换盏载歌载舞的欢庆胜利之时,朱可夫元帅依旧忙得不可开交。

  擅长指挥大军团作战的朱可夫现在面临着角色转换。但国家民族层面的仇恨并不是那么容易烟消云散。当几个月前,战斗还在残酷进行之时,朱可夫曾呼吁红军战士们:“记住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的母亲和父亲,我们的妻子和被德国人折磨致死的儿童......我们将对所有事情进行残酷报复!”

  (刚刚攻克柏林的苏军战士,手握锯下的希特勒铜像头部,由R.White后期上色)

  如今,面对侵略过自己祖国的德国人,朱可夫清醒认识到自己责任所在,他主动改变了柏林战役前的态度。身为占领军统帅,他开始制止苏军战士们对德国平民的报复行动。攻占柏林后,很多苏联战士因为浓厚的国仇家恨,满城抢掠侵夺,被西方记者拍摄到不少,造成一定负面影响。为了尽快扭转形象,朱可夫公开表示:“最重要的是为了让人们相信我们在德国,不是为了报复,摧毁和压制,而是为了帮助这个国家渡过可耻的过去,共同创造一个光明的未来。”他严令部下“仇恨纳粹,但要尊重德国人民”。他也要求下属们尽一切努力恢复和维持德国人民的稳定生活水平。

  三项旨在修复局面的具体措施在胜利后不久就由他亲自发布:5月11日,为柏林居民提供食物;5月12日,允许恢复和维护柏林公共服务部门的正常运行;5月31日,为居住在柏林的儿童们提供牛奶。

  对此,朱可夫联系苏联政府紧急向柏林运送96000吨谷物,60000吨土豆,50000头牛和数千吨其他食品,比如糖和动物油脂。正是这些积极努力加上西方盟国援助,让劫后余生的柏林市民不至于倒毙在饥荒之中。

  7,8月时,苏美英法占领下的德国局势慢慢趋于稳定,朱可夫元帅在工作中和其他三位盟军指挥官建立了良好关系。他们是美国将军艾森豪威尔,英国元帅蒙哥马利和法国元帅塔西尼。他们还一起参加了波兹坦会议,讨论如何管理德国以及对仍在顽抗的日本给予最终一击。

  礼貌的面具下,朱可夫感到了蒙哥马利元帅那种英国人惯有的距离感。但艾森豪威尔将军则不同,这位美国名将对朱可夫热情而真诚,显得非常尊重,很喜欢听列宁格勒包围圈,莫斯科城下恶战,斯大林格勒和柏林战役的情形描述。朱可夫还按照斯大林的意愿,邀请艾森豪威尔去莫斯科做客。一路上两位老将聊了很多,朱可夫讲起莫斯科保卫战里最艰难的时刻,自己日夜指挥,每天只睡两个小时,久经沙场的艾森豪威尔也感同身受。当说起无畏的红军战士们直穿地雷阵猛冲德军阵线时,美国将军大为震撼。或许因为相似的战场经历,或许是各自性格魅力,两人关系非常融洽。作为西方盟军最高指挥官,艾森豪威尔几乎成了朱可夫元帅的忠实崇拜者。后来根据美军继任的克莱将军回忆:“如果艾森豪威尔和朱可夫继续共同努力,苏美关系该发展的多好啊!”

  然而,冷酷的政治面前,这注定只能是单纯军人的想象。苏联和西方欧美各国巨大的意识形态差异导致双方间的鸿沟越来越深不见底,丘吉尔和蒙哥马利的表现更是让朱可夫失望。冷战帷幕已经不知不觉中从天而降。几个月后,各国政府陆续召回了本国将领,朱可夫也接到了斯大林的电话:“美国政府从柏林召回了艾森豪威尔,留下克莱将军代替他。英国政府召回了蒙哥马利。你是不是也该回莫斯科了?”

  1946年3月,朱可夫回到了祖国,他再次受到民众和军队的热烈欢迎,毕竟他几乎就象征着整个苏德战争的胜利,象征着整个苏联红军的骄傲。果不其然,朱可夫被任命为陆军总司令和常务副国防人民委员。

  1946年夏天,苏联最高军事委员会会议召开,让朱可夫始料未及的事情接踵而至。会议从涉及空军内部问题的“飞行员案件”(诺维科夫案)开始,讨论了被突然逮捕的诺维科夫空军元帅审讯问题。会上,朱可夫也受到牵连,他被指责夸大了自己在卫国战争中的角色。已被捕的诺维科夫没有顶住压力,这位两次“苏联英雄”获得者在看守所写信给领导层,诬告朱可夫“故意贬低斯大林同志在卫国战争中取得胜利所起的作用,从而炫耀自己”。对这些无端非议,直肠子的朱可夫当即反驳,而且在场几乎所有军事领导人都支持他,看起来形势还没那么恶劣。但斯大林同志委婉表达了个人态度,他认为朱可夫“承担了与他无关行动的声誉”。很快,朱可夫被领导层成员们定性为“波拿巴主义”,也就是军国主义,或者军事挂帅。这一名头非常危险,当年大纵深理论的首创者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就是因此罪名吃了子弹。

  全赖华西列夫斯基元帅等人大力保护,朱可夫总算没有被当场投进监狱,只是他的陆军总司令职务被撤消了。6月9日,他被,这里远离莫斯科,重要性当然要差许多。但没等他去熟悉敖德萨的工作,所谓还压在他身上。在上次令人不快的会议上,有人就提出朱可夫在德国霸占了许多战利品。决议说:“他凭借官方地位,走上了抢劫的道路,开始从德国进行拨款和出口,以满足大量奢华的个人需求……上述行为表明他是一个在政治和道德上都堕落的人。”

  这个月里,气势汹汹地调查人员闯进朱可夫家里,展开了好几天非常细致的搜查,让朱可夫的妻子亚历山德拉(Alexandra)和女儿们备受惊吓。有人声称朱可夫用七节火车车皮运载德国高档家具带回苏联,已经全部被扣押。又有人表示通过搜查他在莫斯科的公寓和房屋,找到了来历不明的大量财物。内务部负责人贝利亚宣称,他们在朱可夫家里查获了17个金戒指,15条金项链,3枚宝石,323件貂皮,超过4公里长的高级面料,44条来自德国宫殿的豪华地毯,55幅世界各国名画以及20把枪。

  朱可夫自己和家人有口难辩,他们表示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朱可夫突然想起自己在不久前轰走了贝利亚的副手阿巴库莫夫,肯定是深深得罪了这位实权人物。甚至斯大林就因此准备逮捕朱可夫。无可奈何之下,朱可夫元帅只能被迫承认:“我感到非常内疚,我以为那些东西没人需要了,就把它们放进了一处仓库。我以自己的身份起誓会避免再犯这种错误……”

  1948年2月,一纸调令又从天而降,朱可夫再次被派往偏远的乌拉尔军区任指挥官。二战之时,这里就是大后方。因为安全的缘故,不少工业设施被转移到此。到了现在和平时期,此地更显得一片冷清。就像人们所说,这真是从“二流”(敖德萨)降到了“五流”(乌拉尔)。后来,远在大洋彼岸的艾森豪威尔得知了朱可夫的遭遇,不禁报以极大同情。毕竟,曾经为了共同目标努力过的战友现在竟然落得如此境地。

  接连贬官带来的打击让朱可夫烦闷不已,正当他因小病入院治疗时,一个比他小30岁的年轻医生加琳娜(Galina)出现在眼前,他对妻子亚历山德拉的责任感动摇了。或许比起农家出身,能够肩扛160斤麦子的原配,加琳娜和他在思想上更为接近。两人相互倾慕,朱可夫把加琳娜形容为自己的太阳,视为一生挚爱。随着心情快乐以后,时间也过得飞快。

  1953年2月,莫斯科再次传来消息,斯大林召回了“流放”状态的朱可夫。满怀重新工作的希望,朱可夫等了一个月,却没有等来任何指派。倒是在3月5日,等到了突然传来的斯大林中风去世消息。

  领导层真空很快带来了混乱。贝利亚等人一时得势,但老谋深算的赫鲁晓夫暗渡陈仓,找到了朱可夫。在卫国战争时期,朱可夫曾经两次把赫鲁晓夫从诬告中挽救出来,可以算得他的恩人。而现在尽管朱可夫没有实权,但他的崇高声望无人能及。因此,两人很快建立起更进一步的良好关系。

  1953年6月,赫鲁晓夫等人突然对贝利亚发难,这位权臣准备不及,当他看到朱可夫带着特种部队冲进会议室之时,惊慌失措的说:“哦!同志们,这是怎么回事?快坐下吧。”朱可夫当即怒斥道:“闭嘴!你不是这里的指挥官!同志们,逮捕这个叛徒!”贝利亚还企图求救,可他的克里姆林宫卫队已经被朱可夫控制。毕竟是战火淬炼过的名将,朱可夫在安排人手时就用自己的黑色玻璃轿车把士兵们悄悄送了进去,让名声在外的NKVD和其他卫戍部队无法行动。

  报了一箭之仇后,朱可夫参与了对贝利亚的审判。各路军队将领之前深受其害,导致大家看法出奇一致,战友科涅夫说到:“这个人出生的那一天应该被诅咒!”朱可夫也道:“我认为我有责任在这件事情上做好自己的一小部分。”投桃报李,赫鲁晓夫很快回报了恩人对他的支持,让朱可夫元帅成为国防部长。

  再次回到领导层的朱可夫积极参与行政决策,他提高了军队的地位和权力,让将领功臣们很是满意。随着朱可夫指挥演习成功,苏军士气更是日益旺盛。

  1955年,朱可夫联系上了已经成为美国总统的艾森豪威尔,两位老友相互通信,都认为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应该和平共处,一起维护世界和平。

  匈牙利事件后,朱可夫在苏联国内声望如日中天,他进一步成为强大国力的象征,他的名字就代表着苏联军队。再次到来的权力和荣耀也意味着他的敌人更多了,这位元帅在涉足政坛时依旧沿用战时的硬派作风,不觉中恶果已经慢慢种下。

  赫鲁晓夫上台后按照个人思路进行“去斯大林化”,导致高层强烈反弹,莫洛托夫等人准备罢免他。朱可夫这次仍然站在赫鲁晓夫一边,他派飞机把支持的委员们接到莫斯科,并且亲自发言:“军队反对(罢免赫鲁晓夫)提议,没我的命令一辆坦克也不会动!”

  在赫鲁晓夫暂时稳固地位之后,他忌惮起朱可夫和军队日益增长的能量,随时准备卸磨杀驴。1957年,当朱可夫自访问南斯拉夫回程之时,突然失去了国防部长职务,赫鲁晓夫把自己的恩人打成了反对派。

  免职和强迫退休的待遇落在头上,意味着自己的政治生命正式结束了。朱可夫铁青着脸回到家中。他没有和妻子女儿抱怨,只是沉默着,一连几天都从早睡到晚。妻子亚历山德拉和女儿们既不解又担心,但也无法排解朱可夫的苦闷。

  远离政坛之后,时光恢复了自己成为一名骑兵之前那种模样。朱可夫从刚开始的郁结,慢慢放下了心态。过去的下属和友人时常前来拜访,朱可夫和他们一起外出旅行狩猎,或者打球下棋。每当停下来,大家就畅谈旧日岁月,重新品味那些血火交织的战斗。独处之时,他就去附近池塘湖泊钓鱼,毕竟,自己永远是一位热心的渔友。1959年秋,当赫鲁晓夫访问美国时,艾森豪威尔问起他老朋友近况,赫鲁晓夫冠冕堂皇的表示元帅虽然退休,但十分热衷钓鱼。对此,艾森豪威尔立刻邮寄给朱可夫一套体面的渔具。收到万里之外老友的礼物,朱可夫非常珍视,他知道虽然境遇不同,但某些方面两人无言自明。后来他就专门用上了这套渔具,至于顺手与否战果如何,这就不能知道了。

  (正在打台球的朱可夫。乌拉尔任职时他还和铁路工人一同下棋,那张棋桌后来被收入当地博物馆)

  1964年10月,赫鲁晓夫被罢免,勃列日涅夫恢复了对朱可夫的官方正面评价。当然,权力并没有再次给予。但对朱可夫来说,这都无所谓了,比起过去,他更把注意力放在了攥写自己的回忆录上。毕竟,收集资料与回忆经历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工作。从1958年退休赋闲开始,他花了十年多时间来编写《回忆与思考》这部著作,从自己在卡卢加省斯特列尔科夫卡村一个贫困家庭出生,写到成为元帅取得苏德战争的最后胜利。除此以外,他还在写作《在保卫首都的战斗中》、《库尔斯克突出部》、《在柏林方向上》几本军事作品,详细描绘了苏德战争的宏大规模,也阐述了自己的军事思想。由于密集写作劳累不堪,让朱可夫的健康状况不断恶化,心脏病也严重起来。

  1965年,和自己的第一任妻子亚历山德拉离婚以后,朱可夫与加琳娜正式结合。这对于前妻可以说是个重大打击,尽管夫妻感情早已消失,但家庭破裂让亚历山德拉在两年后于孤独中去世。三个女儿也一时难以原谅父亲,直到一整年后才慢慢恢复了关系。

  1967年12月,朱可夫严重中风。出院以后,他不得不继续在家接受康复治疗,因为他的左侧身体瘫痪,讲话也不再清晰,下床后只能在协助下才能行走了。加琳娜作为医生早已承担起丈夫长期的照料工作。两人感情很好,加琳娜还不断协助朱可夫继续他的写作。但是,新妻子没有告诉他丈夫自己刚刚确诊了严重的乳腺癌。她经历了好几次大手术,才四十多岁的加琳娜时常虚弱的难以站立。然而,为了让朱可夫振作起来,加琳娜坚持到医院探望。朱可夫回家以后,加琳娜继续悉心照料,但丈夫的病情时好时坏。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好几年。1969年,个人回忆录《回忆与思考》已经经过修改后得以出版,民众听闻消息立即争相购买。书店外面人群不得不排成长长的蛇形队伍,大家都是为了先睹为快。朱可夫本人更是在几个月里收到了超过10000封读者来信,人们对卫国战争元勋表达了诚挚感激和赞美,充分说明无论是否身居高位,大家心里始终牢牢铭记着他的伟大功绩。

  (为了纪念朱可夫,俄罗斯政府在1994年设立了以他名字命名的勋章,颁发给勇敢无私的士兵)

  1973年,朱可夫被选为苏共第24次代表大会代表,但勃列日涅夫并不希望他和妻子出席,找了一大帮官员医生来劝说。朱可夫夫妻俩见状不再坚持,他们彻底失去了对政坛的信心。

  年底,加琳娜病危入院,朱可夫急切的写信说,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就是以后两人能一同再过愉快光明的日子。很快,回信送达朱可夫手里:“格奥尔基,我亲爱的,我的爱人!我一如既往地爱你。我会挺下去的,我会跟疾病搏斗,盼着回家跟你过更好的日子。”

  11月13日,加琳娜最终因病离开了爱着她的人。朱可夫深受打击,至此他再也没能从病床上站起来。1974年6月18日,也就是加琳娜离去后7个月,朱可夫元帅在克里姆林宫医院昏迷,于沉沉中去世。

  这时,他的朋友艾森豪威尔,过去的敌手古德里安,曼斯坦因都已离开人世,他又一次坚持到了最后。虽然朱可夫留下遗嘱希望自己按照东正教礼仪下葬,但他的遗体仍旧被火化,葬在克里姆林宫红场墓园,和其他老战友们一起安息。

  如果能有所选择,那相比呆在逼仄的办公室,阴云笼罩的会议厅,可能率领着红军战士们坐上疾驰的T34钢铁战车,在青空下辽阔的原野里高喊着乌拉冲锋,才是直率独立的朱可夫元帅愿意选择的生活吧。

  你认为直接用人们的血肉去取得胜利其实是徒劳的。胜利是通过战争艺术来实现。战争是通过技巧来实现,而不是人命。

  《回忆与思考》、《在保卫首都的战斗中》、《库尔斯克突出部》、《在柏林方向上》。

  Великий полководец Маршал Жуков: исследование жизни и деятельности

  Маршал Жуков - биография, информация, личная жизнь

https://www.africaworld.net/aomenjinshaxianshangyule/691.html